不是人心险恶,而是你的认知太浅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8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人有时候是个奇怪的东西。 为什么说是奇怪呢?而且还说是东西。 “奇怪“是因为思想,而”东西“是因为不是东西。 怎么更好的理解这句话呢?比如,一个人的好坏,不同的参照体

不是人心险恶,而是你的认知太浅

  人有时候是个奇怪的东西。

  为什么说是奇怪呢?而且还说是东西。 “奇怪“是因为思想,而”东西“是因为不是东西。

怎么更好的理解这句话呢?比如,一个人的好坏,不同的参照体就有不同的结果。 我站在屋子里是我,出了门口似乎就不是我了。

该怎么解释呢?这是一个根本解释不清楚的事情。 说服一方,那么另一方该如何怎么办?如果”对立“两方都要说服,那么就要出现第三方立场。 ……如此循环,根本没有停止点。

这就是为什么硬币只有正反两面——但是,你心里却有了第三种的选择不是吗?  爱一个人或许出自于对那个人的恨。 你是不是觉得这句话难以理解?那么换一下顺序,就是对一个人的恨或许是出自于对那个人的爱。 是不是这样就能理解了些?你或许说,有些事是不能互换的,性质变了。

可是,你的理解就是仅仅局限在你的体验的基础之上的。 而我的解释也是解释不清楚的。 在你的意识里硬币除了正面,就是反面了。   你对东西的定义就是这样,人也是,你说,人是东西呢,还不是东西呢?一些人选择了硬币的正面,也就意味着选择了反面……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 可是更加荒唐的是,这都是奇怪的思想在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