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膜拜的颜家台闸,如今依然滋润着千里江陵鱼米乡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4
  • 15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一般情况下,需要开闸放水时,正好也是长江发洪期。 年少时亲眼目睹过,那惊心动魄的壮观场面,令人余生未忘。 大闸鲲鹏展翅,敞开它博大的胸怀,江水在它的胸前徘徊不定。 最终,江水

一般情况下,需要开闸放水时,正好也是长江发洪期。 年少时亲眼目睹过,那惊心动魄的壮观场面,令人余生未忘。

大闸鲲鹏展翅,敞开它博大的胸怀,江水在它的胸前徘徊不定。

最终,江水经不住诱惑,还是会扎入它的胸膛。 混浊的江水,如同狂躁的黄龙。 它穿过大闸深处的导流暗渠,冲出暗渠口,愤怒的仰天狂啸。

金戈铁马,蛟龙出海。

春雷阵响,万马奔腾。 黄龙似箭般直泻,与两百米外的拦水堤坝迎面相撞,头破血流。 无奈之下,只得屈从人们的安排,扭头奔郝穴悻悻而去。 黄龙在陡然宽阔的U字型人工河道里习惯上叫“淤河,其奔流的速度大大放缓。 由于水面宽敞,大概黄龙也感觉很惬意吧,不断地抖掉身上的“鳞甲。

这也正是当初设计U字形河道的初衷,有意让河水将泥沙,最大化的沉淀于此。

淤河与郝穴里河有一条小堤相隔,堤上建有一座小水闸。 每当颜家台闸放水时,这座小闸也会开启冲流。 所谓冲流,其一是给里河、以及与里河直线相通的内荆河补充水源;其二可起到清洗河道,达到净化水质的作用。 那时里河及内荆河的水质,比现在可是好多了。

盛夏,靠近小闸的里河,不论中午或晚上,游泳的小孩、大人,那还真是不少,好一座大型的天然浴场。 经年日久,江水带来的泥沙,把U字型的河道,变成了一片大大小小的沙丘。 再后来长江大堤荆江段,国家起动了巩固堤脚的吹沙工程。

淤河终于消失了,变成了一片绿洲。

可随着淤河的消失,郝穴里河及内荆河又成了死河。

水质逐年变糟,昔日的天然浴场早已无人光顾。

朋友感慨万千,仰天戏言:颜家台闸的甘霖啊,可否再次,滋润一下咱郝穴的里河及内荆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