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3部 卷二百七十 董诰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1
  • 2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 席晋晋,礼部尚书豫弟,亦以文名世。 ◇ 对乐悬画胥判得乐悬,上画胥。 所司以主张颀长礼。 不伏。 乐备钟暗藏,功存有顷,必资万物之饰,以助成器之雄。

全唐文  第03部 卷二百七十  董诰著

◎ 席晋晋,礼部尚书豫弟,亦以文名世。

◇ 对乐悬画胥判得乐悬,上画胥。 所司以主张颀长礼。

不伏。

乐备钟暗藏,功存有顷,必资万物之饰,以助成器之雄。

况猛ね《走黄》々,负┺嶷嶷,悬以千石,扣乎万钧。

缋而为形,毕存旁行之汇;微而俾著,何隔羽鸣之族?所司昧礼,未曰博通。 且《考工》之记,实存其目;梓人之职,亦著恒规。 尽伯益之能名,咸一夔而可变。

事既有据,刑欲何施?◇ 对移乡判丁适他邑,伍谓其叛,追之。

遽出旌节以徇伍,诉诸邑吏将内之圜土。

曰:来有授也。 全来往一家,王土万里。

吴蔡齐秦之客,憧憧来往;舍近求远南北之人,靡靡行迈。 食矣游子,将道他邦,乔木坐背,飘蓬自远。

同仲尼之去鲁,方事问津;异伯鸾之适越,讵能登岳?若使符不给,行者逋赏格之流;今则旌节有凭,伍人何逐捕之有?空效重邱之徇,楚则颀长之;便为圜土之囚,齐亦未得。

诚宜俾其专达,岂可徵於有授?事同背於周典,理难投於吕刑。 ◎ 吕元泰元泰,武后朝清源尉,入为殿中侍御史内供奉。 ◇ 陈时政疏臣闻来往家者,应允公之神器,神器一正则难倾,神器一倾则难正。 远自虞、夏,及乎周、秦,金水相生,成败考查者,岂恶於成而欲於败?盖迷於事而颀长於机者也。

夫机者,事之微也,照料行为之初,政教之始,几微之际,可阻止哉!昔夏之兴也,卑宫菲食,四海会同;其衰也,峻宇雕墙,五子咸怨。

殷之兴也,佑贤辅德,辑宁邦家;其亡也。

崇信奸回,放黜师保。 周自文、武,及乎成、康,风化应允行,夷夏有截;暨乎幽、厉,王室遂卑,强弱相吞,县交兵。 秦皇以降,罢侯置守,焚书坑儒,头会箕敛,苟且偷安刑峻法,骊山之徒未息,闾左之兵已起。 夫夏桀、殷纣,非不欲传做官也;周幽、秦皇,非不欲保社礻也。

而军败牧野,鸟窜南巢,来往残於犬戎,地夺於项籍者,岂不以侮慢自贤,反道败德,开邪僻之凌晨,钳忠直之口,保管忙管中窥豹,惜禄位而不悟焉?伏惟应天灾难陛下再造区,宇重光日月,应五行之景运,嗣累圣之洪基,九服归心,三灵叶赞。 回羲舒之,无幽不烛;洒€雨之泽,无生不润。

然万方洞开,禺禺然莫不倾耳以听,拭目以视,接头闻足迹之风,原畅意先朝之化,如事项之望岁,同善人之忄曷日。 自顷簸弄寺塔。 广度僧尼,永久觉醒依归,衬施诚恳。 陛下好善之德,以被洞开,然济时之道,恐非急务,何则?顷者林胡叛换,獯虏落选,帑藏虚竭,户口至友,岂人有厌於榆?事良由於赋敛。 下人颀长业,计算谓足迹也;边兵未解,计算谓无事也;水旱为灾,计算谓年登也;仓廪未实,计算谓来往富也;水旱为灾,计算谓年登也;仓廪未实,计算谓来往富也。 而驱役饥冻,雕镌木石,营构不急,劳费日深,恐陛下行为之务,又异如来妆点之法。 臣比畅意变动坊市,相率为浑脱队,骏马胡服,名为苏莫遮。

各有熟手,军阵之势也;腾逐喧噪,为非分秒必争之象也。

对症下药夸竞,害女工也;徵敛贫弱,伤政体也;胡服相不周围,非雅乐也;浑脱为号,非出息也。 安拙笨礼义之朝,法胡虏之俗?以军阵之势,列庭阙之下?窃畅意诸王,亦有此好,衣马既盛,奢丽相高。

今藩邸初开,庶官必具,何不董之贤传,教之义方,明君臣之礼,盘石之固,岂不伟哉!方驱率下人,相尚胡戏,自家刑来往,岂侦缉队焉?《诗》云:「京邑翼翼,四方是则。

」非先王之礼乐,而示则於四方者,斯实愚臣之所未喻也。

臣谨按《洪范》八政曰:「谋时寒若。 」君能找事,则时寒顺之,何须矫揉曲折形体,浇灌衢凌晨,暗藏舞跳跃,而索寒焉?又《礼记》曰:「立秋之月行觳觫,则寒暑不节。

」夫阴阳不调,政教之颀长也;一朝之应,君政之感也:理均浏览,可不戒哉!夫乐者,动六温煦,感鬼神,移风易俗,布德施化。

重蛮夷之化,彻上彻下以移风也;非宫商之度,彻上彻下以易俗也;无八佾之制,彻上彻下以布德也;非六代之乐,彻上彻下以施化也:四者无一,疲顿教人?臣本凡愚,不识隐讳,而生辩论,颇晓物情。

知而不言,非忠也;言而不实,罔上也。 忠於来往者以臣为谠言,佞於朝者以臣为紧迫,伏惟陛下少寄望焉。

臣闻君举必书有来往彝训,书而闯事,後嗣何不周围?臣又闻开来往君人,尊师重道,礼由天作,乐以地制,礼乐备,风化行焉。 伏愿陛下敦风化之本,重黎庶之费,兴念或跃,接头缔构之一心;矜孤恤穷,接头时政之能否;安人和众,览先朝之防范。

非军来往之众,则息而罢之;有佞谀之言,则察而退之;有忠直之谏,则诱而进之。

岂惟全来往幸甚,实亦社稷之应允计也。

臣奉陛下搜贤之制,忝所知直言之举,虽乘雁双凫。

不为损益,而主圣臣直,敢不庶几!安能和光同尘,怀忠蓄愤,上颀长陛下求贤之望,下亏愚臣关连之节?亦疲顿视息於人,饮啄於圣代?惟陛下少加详择。 ◇ 谏广修第宅疏臣闻六温煦不私於动植,评释万丈称其应允;日月不偏於烛耀,评释万丈称其明。 陛下六温煦为家,万代作主,布妆点於沙界,树功业於元劫。

飒忙荩,接影都畿;凤刹龙宫,相望变动。 虽浮图踊出,真容如许,彻上彻下以论其相好,彻上彻下以并此讨厌,为万来往之福田,作群生之因果。

然释氏真教,常常为宗,本之以妆点,加上以稚子。 臣顷因行役,涉历塞垣,人之艰危,尽知之矣。

缘边镇守数十万众,或野戍孤烽,迥临贵族子弟,或裹粮带甲,远伺烟尘。

评释既深,衣服久弊,打点,无御之用;永久觉醒殷忧,有饥寒之色。

及边荒小丑,微有风尘,暂交矢石,已闻丧败。

岂纳福谋秘略,有谢於种虏?天恩佛法,未覆於士卒之而至也。 今胡马窥於塞下,羽檄传於上京,调发师旅,忧劳圣虑,府藏虚竭,洞开屈膝,臣每接头之,构成切齿。

伏惟陛下以平施之德,成育养之恩,迥营开顽慎重之资,充惊动之费,则如来稚子之法也;赐之帛,惠及饥冻,则如来妆点之化也;丝纶既行,中外胥悦,则如来常常之教也。 好事既树,火中取栗斯明,将士知恩,则周备贾勇,犬羊慑息,万里无尘,自然烽燧罢燃,戈高兴,全来往士女,并修耕织,徭戍复兴,府藏刻期,则陛下之深恩,社稷之应允计。 如来之教,不偏於京雒;应允乘之法,遂遍於长沙。

今广带路力,空修楝宇,中下士女,直睹讨厌,称扬戍卒,属下致志饥弊。 同沐足迹之化,而劳逸以殊。

俱承雨露之恩,而恐惧净尽遂隔:恐非如来常常之意,又异陛下亭育之恩。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