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前男友想再续前缘却只为报复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03
  • 13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那天,我接受了暗恋我的他我和承风相识在大二,那时我在校内一文学社团做文字编辑,主要负责收集整理同学寄来的文章和作品,并从中摘录好的文章发表。 和承风的相识很奇妙,大概是大二下学期的时候,

口述:前男友想再续前缘却只为报复

那天,我接受了暗恋我的他我和承风相识在大二,那时我在校内一文学社团做文字编辑,主要负责收集整理同学寄来的文章和作品,并从中摘录好的文章发表。

和承风的相识很奇妙,大概是大二下学期的时候,我收到了一篇经管学院的同学发来的文章,题目是《摘心》,作者名叫亦萧。

当时看到这篇文章,我就想到了自己很喜欢的一篇《摘星》的文章,于是我仔细看完了这篇文章。 文章写的是一个男孩暗恋女孩的故事,男孩很喜欢一位女孩,但从未向她表白,一直将这份爱藏在心里,故事写得很感人,文笔也很细腻,于是我选择编发这篇文章,并根据其留下的联系方式联系上了那位作者,他就是承风。

记得当时和他通话时他话不多,但言语间可以感受到他的兴奋,我鼓励他多写好文章,他也表示会经常给我们投稿,这样我们就认识了。 承风后来经常给我们投稿,我也经常联系他。 通过聊天我们发现彼此有很多相同的兴趣,比如我们都喜欢看武侠小说,喜欢泡图书馆,渐渐地,我们成了朋友。

在我22岁生日的前一天,我收到了承风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一个很漂亮的蓝色笔记本,封面是一位男孩正在爬梯,似乎是想摘下天边的一颗星。 我翻开笔记本,看到第一页上面有行字:还记得那篇《摘心》吗?其实故事里的那个男孩就是我,而我暗恋的那位女孩就是你,我能够摘下你的那颗心吗?当时看完那行字我很惊讶,还有些恍惚,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确定一个事实:原来承风一直在暗恋我,说实话我是有些惊喜的,没想到不善言辞的他居然有这么浪漫的一面,我也慢慢回忆起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并逐渐明白其实我对他也有好感。 就在这时承风打电话过来,电话那头的他似乎有些紧张,他试探性地问我看到那行字没,我说看到了,他又问我是怎么想的,我笑笑回答说只要你是有心人,那颗星是不难摘的。

他欣喜若狂,并约我第二天一起吃饭。

第二天在我的追问下,承风告诉我,他上大二时,有次来社团投稿注意到了我,他对我算是一见钟情,于是他开始给我们这边积极投稿,然后他等到了机会,让我看到了他那篇文章。

我恍然大悟,原来很久前他就已开始暗恋我,但粗心的我却一直没发现。

听完他的讲述我很感动,不久我就成了他的女友。 那晚,我父母对他冷嘲热讽大三上学期,父母知道了我和承风谈恋爱的事,他们没说我什么,那时我家和学校都在武汉,两个地方离得并不太远,因此他们让我带承风去家里,让他们看一下。

那天,我把承风带到了我家,其实带他去时我心中有些忐忑,因为无论外貌还是家庭条件,承风都谈不上出众。

事实正如我所担心的,当我的父母得知他家在农村,而且家庭条件不太好时,很快就把不满写在脸上,后来与承风的谈话就像在审问,而且说话的劲头里带着点冷嘲热讽的味道。 傍晚时我想把承风送回学校,母亲却阻止了我,她冷冷地说:天都黑了,你送完他,回来不安全!我顿时怔在原地,不知怎么是好,承风看着我苦笑了一下,没有做声就走了。 承风走后,父母坚决反对我与他交往,理由是他家境差,我和他在一起会很辛苦。 我和他们为此起了争执,到最后越闹越僵,母亲甚至放了狠话,说如果我和他继续交往,就不认我这个女儿。 我听她说这话时愣住了,我从小就是个乖乖女,很少拂逆父母的话,于是后来我妥协了,答应父母与承风断绝来往。

承风开始时还想极力说服我,不过在我接连拒绝他后,他也主动和我断了联系。 大学快毕业时,我与承风已形同陌路了,我们再没有任何联系。

毕业后我离开了武汉,来到宜昌工作,从此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那时,我决定和他再续前缘在宜昌经亲戚介绍,我认识了松,我对他没有那种很强烈的喜欢,不过就双方的条件来看,我们还比较配。

他有一套付了一半房款的房子。

我们像所有的恋人一样约会、吃饭和看电影,并打算各自凑一半的钱,将房子装修好就结婚。 谁知就在这时,我意外地接到了承风的电话!那是一个星期三的下午,我正在单位上班,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我喂了好几声,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是我,承风……我的心顿时抑制不住狂跳,声音也有些走样: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承风告诉我他从同学那儿得知的。 我沉默了几秒钟,才问起他的近况,他就此也打开了话匣子,他告诉我,毕业后,他应聘到一家公司做销售。 由于工作认真,能力突出,现在已被提拔为部门经理,这几天他来宜昌出差,知道我的号码,就正好顺便来看看我。

我祝福了承风,并且适时提醒他,我正在工作,现在没时间长聊。 承风趁机提出,下班后请我共进晚餐。 但我礼貌地拒绝了他,我说和男友已经约好了。 承风闻言闷闷地哦了一声,也就不再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