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身:忆青年时的郭澄清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12
  • 19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申身:忆青年时的郭澄清更新时间:2019-07-24|文章录入:jkz|点击量:························································

申身:忆青年时的郭澄清

申身:忆青年时的郭澄清更新时间:2019-07-24|文章录入:jkz|点击量:·························································································  我与当代著名作家郭澄清在1958年相识,那时我们还都是青年人。

他生于1931年,比我大1岁,我习惯称他老郭。

1958年我在泊头市泊头报从事编辑工作,郭澄清在宁津县宁津日报当总编辑。

因为我们俩业余都爱好写小说,便结为知己文友。   一  郭澄清心境开阔,热情帮人,对友和善,品德端正,礼待同志,是我们沧州地区业余文学作者的共同文友。

  那时,郭澄清的短篇小说《杨平教子》在沧州报文艺副刊连载两期,我的短篇小说《队上的眼睛》也在沧州报副刊连载两期。 报社文教组组长陈保党对我说:郭澄清和你都能写,我们编辑传看了你们的小说都说好,以后再写了短篇小说,希望优先寄给我们沧州报。   1963年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一部《河北青年短篇小说选》,其中选入了郭澄清的小说《方方嫂》和《黑掌柜》两篇,选了李子一篇《饲养棚里的新事》,选了我一篇《桥》。 1964年春,河北省文联、省文化局在保定召开戏剧、文学创作大会,这次会从3月16日一直开到3月30日,参加会议的多达500人。

郭澄清、李子、潘文敏和我都参加了这次大会。

在会期间,我对郭澄清说:你的小说写得好,所以《河北青年短篇小说选》选了你两篇。 他一笑,说:你那篇《桥》和李子的那篇《饲养棚里的新事》,也都写得很好。 咱们会后需要共同努力,使作品再上一个台阶。   保定这次大会还未开完,宁津县委打来电话说,有紧急工作需要郭澄清请假回宁津。 郭澄清临走时,我和李子送他,我对郭澄清说:你真是一位大忙人。 他说:咱们青年人忙点好。

我们互道再见,他就赶快去上火车了。   二  郭澄清善于团结文友,他既是我的挚友,也是河北一批青年作家、作者的好友。

那时的青年作家张竣对我说:郭澄清好接近,他能团结人。   郭澄清1989年谢世,我们大家知道后,都心情沉痛。 李子写了一篇散文《哭澄清》,发表在沧州日报上。

到2004年,李子的散文集《运河情思》出版,他编入了这篇记实散文《哭澄清》。   《运河情思》出版前,我自告奋勇为《运河情思》写了一篇序言,序言中写道:郭澄清是宁津县人,他熟悉农村生活,他的作品从语言、故事到人物,都有浓厚的乡间气息。

李子曾与郭澄清作过文学创作的切磋,他对郭澄清的作品、人品都很佩服,所以此书中他特地编入了《哭澄清》一篇。 文稿一开头就讲,澄清,我的朋友,我的同志,我的知己。 我读了李子这几句出自心头的称呼,鼻子一酸,眼中含泪,所以就把这几句话,引入了序言之中。

  《哭澄清》这篇散文的文本背后,反映了李子从青年时代就与郭澄清交为知己。

也反映了郭澄清善于团结人、善于帮助人、善于结交人的高尚品德。   其实郭澄清在河北省的挚友,不只有我和李子,他与其他青年作者的友情也甚深。

他在生前,文友们都愿意向他学习写作技巧,郭澄清说:技巧为其次,人品、作品中的感情才是第一,技巧往往出自感情之中。 郭澄清逝世的噩耗传到沧州,沧州地区文联主席潘文敏闻之泪下,专程赴宁津吊唁。

  三  郭澄清党性真挚,工作积极苦干,他密切联系广大干部、广大农民,孜孜积累素材进行创作,至于自身的衣着打扮,常常不修边幅。

  不修边幅一语源出《后汉书》,是说一个人不注意讲求自己衣帽的样式,即今天人们说的不注意穿衣打扮。 郭澄清不修边幅,不是无新衣新帽,而是工作和写作占去了他的全部注意力,他没有闲情在穿衣打扮上下功夫。

  同样,我也是不修边幅的人。 1958年我在泊头市委独自一人编《泊头报》,天天为编稿而忙。 记得在秋风扫落叶的时候,我上街买了一条单裤套在绒裤外面,一直到第二年春草发芽时才脱下来洗。

洗后轻轻倒去盆中的水,只见盆底沉下一层污泥,我用手指头在泥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忙字,自己觉得好笑。   记得是在1959年,我和郭澄清一同从沧州坐上火车,我回泊头市,他回宁津县,我们一路谈诗说文,不知不觉到了泊头火车站。

我拽着他的手说:你到我的编辑室坐一会儿,再乘汽车回宁津。 他说:这也好。   当时是夏天,他上身只穿着一件半截袖的白色衬衫,衬衫上有明显的汗迹。

我送走郭澄清后,门口传达室的同志问我:你领来的客人是谁  我说:是宁津日报的总编辑。   他说:真是什么人亲近什么人,你穿的裤子半年才洗一次,他穿的白衬衫起码两个月没洗,你们编报的人,就知道天天趴在桌子上看稿子。 我听了这话,忍俊不禁,向编辑室边走边想,我与郭澄清忙得不修边幅,竟被门岗同志看了出来。

  郭澄清在青年时代,心里想的、手头忙的有两件事:一是工作,二是创作。 这使我想到:现在报上登的一些青年人,自己糟蹋自己的年华,竟然有的吸毒,有的绑架,有的拐骗,他们从歪门邪道一直走进监狱,实在可恶、可恨,但又可叹、可惜。 郭澄清为工作为写作奋斗终生,是当今青年做人的好榜样。 他不仅有短篇小说集《社迷》《公社的人们》《小八将》出版,也有中篇小说集《麦苗返青》出版,而且他还创作出版了长篇小说《大刀记》《龙潭记》《决斗》和《历史悲壮的回声》,成为中国当代一位著名的作家。

  宁津县位于山东与河北的省界位置,这种县往往归属多变。 宁津县在1949年属于山东省的沧南地区所辖,我在1949年秋考入了宁津县曹塘(村)沧南地区联合师范学校,到1951年7月我们首届学生毕业(学制2年)时,已撤销沧南地区,将宁津县划归德州专区。

到1952年宁津县划归河北省所辖,到1964年又划归回山东省。

所以从1964年以后,我们河北省沧州地区的作者与郭澄清开会联系少了。

我向山东著名诗人苗得雨打电话说:你与郭澄清工作会议见面多了,我与他会上见面少了。 苗得雨说:这无妨,那咱们就到全国作协召开的会上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