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无耻广成子道兄果然有种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3
  • 5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西周散宜生,南宫适,毛公遂,四贤八骏一众老货震惊。 被称为西周圣主的武王姬发,更是不由听得心中凌乱,周室是否任明?不过是那黄帝姬轩辕之后。 而黄飞虎二弟四友,苏护、苏全忠、洪锦、邓

第472章无耻广成子道兄果然有种

西周散宜生,南宫适,毛公遂,四贤八骏一众老货震惊。 被称为西周圣主的武王姬发,更是不由听得心中凌乱,周室是否任明?不过是那黄帝姬轩辕之后。

而黄飞虎二弟四友,苏护、苏全忠、洪锦、邓婵玉、龙吉公主,包括一众阐教下三代弟子,也都是不由听得心中震惊。

逆天道强立天数,若阐教终会落一场空,那自己一众最后又当如何?更尤其是对于燃灯道人,南极仙翁,十二金仙一众秃顶老货,终于也都是瞬间不由恍然。 师尊立天数终会落一场空?难道其通天教主竟是为此谋划才迟来?而元始天尊但只眼角微不可察一抽,便也立刻眸闪精光开口。

“贤弟设此恶阵,反道言我强逆天道,颠倒是非,蛊惑众生,待我破你这诛仙恶阵,却看贤弟你还能如何主天道杀伐;却不知贤弟亲来阻我,与广成子又有何关系?”但见截教通天教主闻听,也不再置辩,而是依旧淡淡开口:“道兄不必问我,你只问广成子便知。 ”瞬间广成子秃顶的脑袋上便也不由眸光一闪。 元始天尊同样淡淡看向其开口:“这事如何说?”一瞬间所有人目光便又都不由落在同样银发披肩,却又头顶光秃秃一块的广成子身上。

至于何说?对于通天教主,元始天尊,两位上古大神自是都心知肚明,不过是故意要将通天教主引出,而通天教主也如愿被引出了。 不过是因为八景宫老子不知为何迟迟不至,而故意找借口言话。

于是就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甚至火云宫三皇,天庭昊天,西昆仑瑶池金母,同样的注目下。

其大名鼎鼎的秃顶广成子不得不开口将碧游宫之行讲一遍。

而从多宝道人徒弟火灵圣母开始,可谓杀害生灵,糜烂士卒,又剑伤龙吉公主(自是说给西昆仑瑶池西王母听的),又伤姜尚性命;其广成子才不得不下山劝慰,劝慰那火灵圣母,不要杀害无辜生灵,可不想那火灵圣母却恃宝行凶,又要伤害其广成子;然后其广成子再次不得已,便用了番天印,不小心却打中那火灵圣母顶门,而绝了那火灵圣母性命;接着又为尊师叔通天教主,而好意将火灵圣母法宝金霞冠送上碧游宫,结果却不想又被截教金灵圣母,无当圣母,龟灵圣母仗人多所欺;其又不得不再次祭出番天印,而将那龟灵圣母打回原形……结果未说完,就是通天教主终于也都是忍不住深看去其广成子一眼。

但无论其说的再天花乱坠,却也都瞒不过西周散宜生一众老货,同样太乙真人,南海慈航道人,甚至天庭昊天,西昆仑瑶池金母。 而瞒不过真正智慧之人的眼睛。 杀害生灵,糜烂士卒?那脑门顶个大肉领的南极仙翁一夜间冰冻五十万,甚至还有那数十万老弱妇孺,又是何说?自都能听出其无耻之处,而让所有人都是不由心中佩服,其广成子竟能无耻到如此地步?杀了那火灵圣母,竟然还堂而皇之的往截教碧游宫送还法宝。

其广成子连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修为都没有了,就算有番天印,就算其偷袭,只怕也打不到那龟灵圣母吧?竟然还将那女仙龟灵圣母打回原形?结果就是通天教主闻听,瞬间也都是不由无语,更懒得与其一个小辈广成子争辩,不然堂堂通天教主,那才是丢了身份。 可无人知道,闻听之下心中最复杂的却是天庭的昊天,而忍不住就是眸中精光一阵闪烁。

可谓如此无耻的阐教下十二金仙,若将来入了天庭,其简直不敢想象会是如何情景!而忍不住就是老俊脸微微发黑,一阵眸光幽幽。

若能选择,其昊天绝不会要阐教下任何一人入天庭为职。 而即使是通天教主听完,结果瞬间的无语过后,还是忍不住淡淡望向秃顶的广成子开口。 “广成子,你离开碧游宫前,故意骂我的教下不论是非,不分好歹,纵羽毛禽兽,亦不择而教,一体同观。

你虽不是羽毛禽兽得道,但与羽毛禽兽又有何异?亦不过众生其一,想吾师一教传三友,你如此骂我的教下,岂不亦是在骂你自己,骂你的师尊?”广成子敢‘解释’,但面对师叔截教通天教主,却也不敢矢口否认,不然纵是身后有师尊元始天尊。

可关键是,师尊元始天尊却在其身后!其若敢矢口否认,通天教主若想惩戒其一下,亦不过抬手之间,身后的师尊元始天尊绝对阻拦不了。 而所有人闻听,也同样都是不由神色一动。

却就是天地间的所有普通人,无论是大商之民,还是西周之人,或者那四野六合,八荒之内所有生灵,却都是知道的。 截教通天教主本就是秉众生平等,有教无类,阐教也一直都是言截教为左道,不分披毛戴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皆可同教共处。

可让所有人都不由佩服的是,其秃顶的广成子不仅足够无耻,竟然还敢在截教碧游宫明言,那就绝对是挑衅了!而不愧是个秃顶的老货,果然够无耻,够有种!无耻到都秃顶了!几乎是一瞬间,十二金仙,包括燃灯道人,南极仙翁,云中子,都是不由佩服的向其看去一眼。 那一眼的神色明显都是:道兄果然有种。

而更是无可置辩!因为天地间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其阐教一众老货的确是如此称截教的,称截教为左道,不分披毛戴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 可鲜有人知道的,阐教与截教实都得传于道祖鸿钧下三千大道,若截教为左道,那其阐教同样也是左道。

其称截教左道,实也正是否认道祖鸿钧之道,传下的乃是左道,而真正为逆天之举。

然而让所有人同样没想到的,截教通天教主淡淡的话音落下,一众弟子最后的元始天尊却又是再次眸光微微一闪而开口。

“贤弟,你也莫怪广成子。

其实,你门下胡为乱做,不知顺逆,一味恃强,人言兽行。 况贤弟也不择是何根行,一意收留,致有彼此搬斗是非,令生灵涂炭。

你心忍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