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抵达火星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3
  • 5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十几分钟后,拥有夸张速度的艾克利西欧号顺利的抵达了火星,没做犹豫,直接一压船头,朝着下方的火星大气冲击而入。 七彩的摩擦光芒衍生,于片刻间将艾克利西欧号周身笼罩的全息投影给破坏。

第657章 抵达火星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十几分钟后,拥有夸张速度的艾克利西欧号顺利的抵达了火星,没做犹豫,直接一压船头,朝着下方的火星大气冲击而入。

七彩的摩擦光芒衍生,于片刻间将艾克利西欧号周身笼罩的全息投影给破坏。 前文说过,火星大气并非是纯粹的大气,内中还夹杂着众多用来束缚氧气、屏蔽宇宙射线的次微级纳米机器存在。

虽然它们的个体每个都很小,但架不住数量多啊,这一摩擦,就跟全息投影生成时的电波运动发生了冲突,更甚至是与光学迷彩系统释放出的伪装信号进行互相干涉,让艾克利西欧的存在变得可被探知起来。 不过好在艾克利西欧的速度够快,加之性能强大,因此就算真被探知到了,钟图也是不会在意。 毕竟他此番前来火星的目的是为了里面的遗迹,这就注定会和那里驻扎的木星势力发生冲突,所以与其藏着掖着,反不如光明正大的突入,以强悍武力镇压一切。 但是再此之前,钟图觉得还有另外一件事值得做下。 什么?救人。

救一个名为伊涅斯弗雷珊久的火星居民。

其为机动战舰那部动漫番原著中抚子号上的医生兼科学家以及故事进程中的旁白解说,重要配角之一,但实际上呢?却是和原著主角天河明人有着极深牵扯的女孩小爱的未来体或者时空纠缠体,疑似掌握有火星先代文明的科技和知识体系,能力不错,可作为遗迹的专门研究人员而被招募。 如果她肯同意的话……至于不同意?钟图也不会强球,却会抽取她的血液进行研究。 毕竟钟图的个人记忆虽然模糊,但幺幺查询到的记忆资料却是清晰的,内中很明白的表示,其和天河明人,原著中的女主角御统百合香皆是玻色子跳跃系统的适应体,拥有可以直接进行玻色子空间跳跃的能力。 所以想要研究明白遗迹深处的那个机关,伊涅斯弗蕾珊久的血液却是必不可少的。

否则就只能找木星联盟方面的优人部队的麻烦,采集血样了。 如此,艾克利西欧号的航向一转,朝着火星移民城市‘乌托邦’飞了过去。 光学迷彩已被解除,全息投影也被关闭,就那么明目张胆大摇大摆的在火星内部飞驰着。 结果不用多说,早就因为抚子号的存在而严阵已待的木星军队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艾克利西欧的下落,没有废话,大部队如同出巢捕食的群狼一般,朝着艾克利西欧号冲了过来。 钟图没有避让,甚至不仅没避让,还率先主动发起了攻击,大量的侵蚀鱼雷,空间破碎弹,半自律型自走浮游炮被放出,混合着艾克利西欧号的主、副炮光辉,一同飞向了木星联盟智能武器舰队群,撕破歪曲力场,直接作用在机体机身上。

“轰!”随之,无数的爆炸声响彻天空,宛若丑陋的烟火一样,照耀着火星特有的昏色天空。

仅是这一波,木星联盟的智能舰队就被干灭了一半!这其中就包括同样装载有玻色子跳跃系统的,作为传送终端的郁金香号飞船,断掉了这直舰队源源不断从后方或取支援的可能,成了无根之水。 而后钟图得势不饶人,再次放出大量的侵蚀鱼雷和空间破碎弹,无视敌方火力的轰击,将木星舰队的剩余战舰全部摧毁,完成了他入火星的第一战。 “可惜了那么多的资源。 ”看着屏幕中残留残骸的钟图瞥嘴道。 然后战舰航程继续,终于于片刻之后顺利的飞抵了乌托邦殖民地的上空。 “埃姆登,释放探测器,探索地下空间。

”钟图吩咐道。

“是。 ”埃姆登应道。

然后艾克利西欧上的部分导弹发射口再次打开,从中飞出了一枚枚样式接近导弹的装置,飞落而下,直上直下的插入地面,而后上下弹开,露出中心的震荡波发生器,功能灯闪烁,向着地面深处释放出了特殊的震荡波。

跟着,波频反馈,形成数据,再次传递到艾克利西欧的主控舰娘,埃姆登这里。 是的,埃姆登。

作为钟图比较常用的秘书舰,在具现出艾克利西欧号之后,钟图就果断将她重新启用,作为战舰核心,协助他操控艾克利西欧号。 如此也就片刻,钟图就得到了火星乌托邦殖民地的地下空间情况。

锁定其中那个有很明显人类信号反馈的空间,带着埃姆登直接离开艾克利西欧号,落到火星地表之上,然后脚踏地面,本就不坚固的地表岩层就立时崩溃开来,露出一个大洞,直通地下。

而见此,钟图和埃姆登却是没有半点犹豫,迅速落入其中,站定,向着其中一处的深处走了过去。

也就不长时间,就来到了一处充满异味与破败,宛若一个难民营般的地下空间。

数十上百名的人类三五成群的散坐期间,身批斗篷,满脸颓丧,一副失去了对未来生活希望的苦难模样。 钟图也不指望这群人能有什么用,无视掉他们略显怪异的打量目光,眼神一变,眼前的景象就变得不同起来。 怎么说呢?就跟蛇看人,猫盯兽一样,视线中的人物状态完全变了一副模样,身上的衣服不再成为阻碍,无论他们是穿多穿少,还是罩脸蒙面,直达肌肤的透视光芒将他们的真容看得一清二楚。 虽然这过程中少不得会有辣眼睛的内容出现,但为了找人,钟图还是决定忍耐一下。

直到片刻后,钟图目光一定,锁定住了人群角落里的一名半边脸被掩藏在斗篷的立领内,头发被兜帽罩住,额头绑着一个有着一对红色镜片的防风景的奇怪身影,然后迈步上前,走到了那人的身边。

“伊涅斯弗雷珊久,能麻烦你们跟我走一趟吗。 ”钟图低头注视着面前姿容不显的女性,淡声说道。 后者沉默不言,只是抬头和钟图对视着,须臾后才默不作声的站起身,一边动手扬起自己的兜帽露出面容,一边同样淡定的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金色的长发随之飘扬,一脸的白皙皮肤随之映入了钟图的眼帘。 到是一位难得的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