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里,觐见柳暗花明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8
  • 2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我所向往的远方,刻在山巅之上的经卷之中。 我摒弃所有换来这次相遇:此生狼牙曲,离合三万里。 引 着偶然能有一天相见,从此我开始踽踽想念。 姑苏夜凉,西湖水碧。

流年里,觐见柳暗花明

  我所向往的远方,刻在山巅之上的经卷之中。

我摒弃所有换来这次相遇:此生狼牙曲,离合三万里。 引  着偶然能有一天相见,从此我开始踽踽想念。

  姑苏夜凉,西湖水碧。

墙上的爬山虎绿了又绿,昨夜的春燕斑驳了几句。   风起时,飘扬的发丝轻拂我的心弦。

眉眼低垂,思绪便飘向了远方,好远好远。

  席慕容说: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就这样,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找生命中的对的人。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我宁愿想象。 想象着你的眉目,你的笑容,你的低声私语,你神情忧伤时故作的嘴角轻扬。

你凝眸处满满的娇柔,还有偶尔撒娇露出的孩子气。

  时光像七弦琴上的音符,轻快雀跃的跳动,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你行走在我不可知的地方,优雅娴静又素面明眸。 你总是这样的令人喜欢,让我青了眉黛,黑了长发,了、屹在最美丽的岁月等待你。   水墨青花,绿肥红瘦。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 山的颜色,花的光影。

柳絮纷飞,风过满池清荷,霜叶十里红枫,梅傲千里冰雪。

风车在四季更迭的歌声里天天轮转。   陌上青柳,燕语呢喃。

赏软语殷殷的吴语,连同一缕淡淡的忧郁。 飞花的季节,眷顾那双轻拢慢捻的红酥手。 在古桥下波光粼粼的梦幻中,守候照影而来的惊鸿。   风月琳琅,暗香浮动。

微雨燕双飞,一道道弧线。

飘雨的小巷,撑一把油纸伞。

青石板街,丁香幽然。 回眸一笑,婉约了蒹葭。

古老的青花瓷,釉色渲染几许澜嫁。   荼靡开至,霞染天光。

洛阳牡丹,枯尽再荣,荣了又枯。 长空有风,秋水无波。

如果甚蓝的珍珠为选择而留下,那么,清幽的眸光为何而凝视  月斜江上,水涸潇湘。

而这以及的花事,终究属于烟雨缭绕的水笺。

远的是翩翩的舞影,近的是古典的差异。 而穿梭其中的,只是一则美丽的情节。   千山暮雪,花事阑珊,如墨的夜色里,谁拿捏好架势在谁的锁骨上敲击出忧伤的乐符。 挑起最敏感的那根神经,刻骨铭心。   东风有影,菩提树下。

吟唱古老的箴言,口若莲花。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 我在佛前求了千年,才今生与你相见,缠绵。

  梦遗江南,似水流年。 愿来世得菩提时,心似琉璃,内外通彻。

青丝三千,白衣聚敛。

倾韶华首,眉目谴绻,等你许诺一句此生不换。   一季的花开三季的零落,浅笑的剪影在经年处摇曳生姿,一笑多年,像镌刻在记忆最深的底角,一路随行。

  遇见像碾落的宣纸,只是在时间里随意一点,像春水映梨花,生动了记忆,紧蹙了双眉,在一季的夏至里一韵如珲,一凝如瑾。

  曾经期许风雅颂的氤氲,能将年华恢弘。 只是在流年里如梦升腾,最后窥望时,我还且行且吟。 不曾细言,不曾深问,不曾谨记,不曾刻意。

  倾轧的时光里遇见便已清新,无需流转的繁冗,亦无碾落成香的奔流。 生命在以告别的姿态远行,一路欢歌,不枉那时你的娴静素雅。   赠书泼茶,砚香情醉。 独上高楼望断天涯的探索里,谁的子衿谁的杜康,一幕黄昏落日,谨记一缕,素时绽放的烟花在高楼畔。   飒沓之姿,流星灰暗。

回看流水,流经的年华,倒影处浣纱微醺眉黛。 日渐闲涩的笔端再难勾勒出你的姣花照水,夏时的槐花一夜便零落成泥。 山程水幕里,静躺你的娇柔静好。

  在忙碌的繁复迤逦的里,折叠的柴米油盐融化飘逸的风花雪月。 融于生活的碧树,方可连理成西风。   安静而娴雅的姿态定格多年,留时已记,江雪飞鸟,春柳飞燕,秋风飞啼。 一并铭记在光阴过处,那时的白衣飘飘,那时的安静从容。   青春的底蕴幻化,唐宋的烟雨里,隐隐现现得青山绿水,重重叠叠的十里长亭,奔赴像既定好的情节。

骢骏奔驰,是为了张显英姿豪情,还是为了张弛潇洒脱落。

  其实,轻吟里只是一个信念的恣意,便寻思而去,生生不息。

  流年,一个庄重而思凝的词,人憔悴里衣带渐宽,不懈里压缩的寄望,在杏花三月升腾明固。 等待的蓦然回首,伊人阑珊,在锦年处花好月圆。   一季春的流年,熏微了千山人情,得了万紫千红。 一季夏的流年,抹绿碧水万荷,得了芭蕉樱桃。 一季秋的流年,晒黄至北东流,得了晴空一鹤。

一季冬的情流年,擦白了万径江山,得了千树梨花。   我低声而问,蓄涵而行。

流年里,却笃定觅寻,匍尽万水千山,觐见柳暗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