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好看吗 棉花糖小说网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8
  • 13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第三十二章我好看吗小说:作者:更新时间:2019/5/2322:36:05后来萨巴尔从衣襟里,掏出了先前那个三角形的十二孔角笛,只见他双手捧住,张口含住吹口随着几个手指灵巧的变动,那角笛发出了

第三十二章    我好看吗 棉花糖小说网

第三十二章我好看吗小说:作者:更新时间:2019/5/2322:36:05后来萨巴尔从衣襟里,掏出了先前那个三角形的十二孔角笛,只见他双手捧住,张口含住吹口随着几个手指灵巧的变动,那角笛发出了悠远而苍凉的音调,他吹的时候是闭着眼睛的。

此情此景,摩罗古拿着酒碗的手突然停了,他的一对老眼不知不觉间早已陷入了迷瞪,或许那粗犷而悠扬的声音,带走了他疲惫的灵魂,带他游遍这一生中那些曾经忘却了的记忆······不知什么时候,当萨巴尔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白音竟不知什么时候已蹲在了他的跟前,她或许是早已跳累了的缘故吧。

回头望时,摩罗古已经打起了轻鼾。 他和白音将摩罗古抬到了火炕上他的位置,并给他盖好了毯子。

老人独自喝了大半罐的酒,他彻底的醉了,好久没有过这样的畅饮了。

自从摩罗古回来后,火炕中间那口大木箱就被移了下去,萨巴尔睡在了中间那个位置,好在火炕很大。

萨巴尔喝了一碗水,出去给马找了些夜草后回到了木屋。 两条大狗依偎在一起守在门口,借助彼此的身体暖和着。

他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眼睛,看了看窗子的颜色发现子夜早已经过了,于是他脱下外边那套皮袍皮靴躺在了自己的位置。 这些天他也累坏了,今晚又是喝酒又是唱歌,他躺下不一会儿就迷糊了眼睛。 大概过了好一会儿之后,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白音来了,她刚刚收拾完了酒碗们,重新放起了那件黑貂袍。

此刻她正坐在东墙边,对着木箱上的那面古铜镜卸头饰,那一串串玛瑙珠碰撞的声音将刚刚闭眼的萨巴尔惊醒了,他的耳朵总是特别的敏感。

大概过了很久,萨巴尔又快睡着之际,他感觉他的手掌心有一阵阵的痒,随后是他的手指头被捏了几下。

萨巴尔侧过头睁开了眼睛,微弱的火塘光下,白音那身白色的衣服白的异乎寻常,就像一片黑夜中的雪。

她竟然没有摘掉那两串耳坠子,暗光下她的嘴唇上闪着一层油量的光泽,那是吃熊肉吃的。

“卓钦没想到你的声音这么有感觉。

”白音侧过头曲起一条胳膊,将脸枕在上面轻声对他说道。

“你的舞步跳的也很好。 ”萨巴尔也赞许她道。 “那你觉得我戴着它好看么?”她忽然指着自己那两串长长的耳坠问他。

萨巴尔眨了眨眼睛,说:“我想想再说!”“你找死呵,小孩!”她闻言使劲儿用指甲掐了他的胳膊一下,疼的萨巴尔鼻子一皱。

“我就不说!”他竟然坏笑道。

“你敢戏弄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她伸脚过来踢他,可是萨巴尔一个翻滚就裹着毯子滚到了摩罗古那边去了,可是白音依旧越界追了过来打他。

“把你爷爷吵醒了!”“打呼噜呢,我必须打到你才算出气!”萨巴尔干脆双手护住头蜷缩起来钻进毯子里,滚回了他自己的位置去了。

白音并没有打他,等了片刻他慢慢的钻出了头来。 就在这时,他忽地感觉自己的肚子一阵冰凉,白音瞅准机会将她的一双脚伸进了他的肚子上。

她的脚今天不知怎的竟如此的凉,直激的他颤抖了两下。 黑暗中,她无情的捉弄着这个比她小三岁的小伙子,笑容挂在了她的嘴角上。

萨巴尔忽地一使劲将她的腿扯了过来,黑暗中她的嘴唇闪耀着诱人的光泽。 “三姐你的耳坠很好看,你戴它好看!”他缓缓的说出了这句话来。 “你这个笨嘴的家伙也学会滑舌了?”白音捏着他的鼻尖说道。 “我说的是真的,那天你怎么哭啦!”他小声道。

“谁哭了,你才那么没出息呢!”说着她的脚使劲蹬了他一下。

“那你究竟什么时候带我去采白瑞草啊?”他改变话题问。 “你想死啊,最早也得等春雪化了,你就老实的等着吧!”“那白鹿呢?”“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白犴,他们都是骗你的。 ”“那你也是骗我?”他皱眉道。 “你以为呢,怎么,你还敢瞪我?”“你不该骗我。

”他较真道,的确这两样东西在他心里占据的分量太重了。 “生气了还?告诉你没有我,你一样也休想得到!”她擎起头对他厉色道。 萨巴尔忽然起身将她撅了下去,双手掐住了她的脖颈,虽然他并没有使多大力但还是将白音吓了一跳。 此刻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她高耸的胸口剧烈的动着,那一刻望着他星星一般的眼睛,黑暗中白音的眼睛里隐藏在惊悸之中,似乎还有一种莫名的期待。

嗅着她温热而不失芬芳的气息。 就在这时她的嘴唇轻轻地张了张,与此同时传来了一阵咳嗽声,萨巴尔看了看那边摩罗古依旧熟睡的身躯,他忽然翻身躺回了自己的位置。

他感觉到刚才自己有一丝害怕了,那种怕,完全不同于以往他面对强悍的敌人,或者凶猛的野兽对峙时的感觉。 等了很久,白音那边也没了动静,黑暗中他只听见她转过身去匆匆裹紧毯子的声音。 夜里除了摩罗古的鼾声之外,再无他声。

那一晚,萨巴尔却怎么也没有合上眼睛,他的心里搅了又搅,或许那种窒息叫做挣扎。 无论闭不闭眼,眼前都是白音那双清澈的眼睛和那个充满无限诱惑的唇,对于那个年纪的他来说,她的诱惑力难以抗拒。 依照蒙古人的性格,他早该就地征服她了,绝对不会这般扭捏。 但是横亘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是一条河,或许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河,有可能迈出去那一步,他俩都会溺死其中。 然而对于白音来说,也有一条河,不过只是一条小溪,她的心里从惆怅中间腾出了一片容纳他的空间。

他的出现,护住了她命中那颗于寒风中摇摇欲坠的火苗。

那一夜,火塘里跳动的火苗照耀了一种距离,虽然近在咫尺,但又远比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