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牧川,千纫雪by古楼倾雪小说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4
  • 18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废逆成神:仙妻太惹火》作者是古楼倾雪,男女主角是元牧川,千纫雪的小说,废逆成神:仙妻太惹火讲述了:天生废柴,无法修炼爹爹不疼,娘亲不爱,还遭妹妹陷害这一切,不过暂时而已。 待现代中医穿

《废逆成神:仙妻太惹火》作者是古楼倾雪,男女主角是元牧川,千纫雪的小说,废逆成神:仙妻太惹火讲述了:天生废柴,无法修炼爹爹不疼,娘亲不爱,还遭妹妹陷害这一切,不过暂时而已。

待现代中医穿越而来,一朝破开谜团,突具灵根,连连突破,虐渣爹,气恶娘,吊打阴毒妹!心口恶气出,手牵高冷美男,入灵界,修灵力,飞升成仙!待他日傲视群雄,美男高冷不再,小屁孩练成老油条。

“今日,为夫有些饿了……”精彩章节敛去眉眼间的嫉恨,千悦吟忽的一展笑颜:“悦吟方才失礼,还请元师兄勿怪才是。 今日既是同门师兄来到了千府,悦吟自当扫榻相迎。

”说着,千悦吟话音一转,目光落在了千纫雪的身上,突显悲戚之色:“呀!这不是姐姐吗?姐姐你回来了吗,悦吟好生想你!”话音落下,千悦吟似是想要跑到千纫雪身边,但不知想到什么,硬生生的停在了原地。 只是那表情委屈得很,好像是由于元牧川的原因,她才不能过去与姐姐相拥一样。 瞧着千悦吟这般做作的模样,千纫雪心下冷笑,在千悦吟要杀人的目光之中又朝元牧川靠近了一些,整个人似乎都要贴在元牧川身上了。

回望想千悦吟,千纫雪瘪一瘪嘴,那样子竟是比千悦吟更加无辜。 “想来妹妹也不是真的想我,我下午就回家了,也不见妹妹来瞧我。 眼下我就在妹妹面前,妹妹却是视若无睹,眼里都是元美人!啧啧,不过才十岁的年纪,就知道倾慕男子了,妹妹这也太过早熟了一些吧?”说完,千纫雪坐直身子,颇有些严肃的模样。 若是不看她眼底的笑意,还真的会以为千纫雪这是关爱妹妹,才会如此的教训千悦吟呢。 “放肆,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话?!”千卓猛一拍桌面,那双眼睛里皆是恼怒。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恐怕千纫雪已经死了几百遍了。 可惜呀可惜,眼神杀不了人,千纫雪还嘚瑟的瞅了千卓好几眼,直看得千卓火冒三丈,却是什么都不能做。

吸了吸鼻子,千悦吟眼中不晓得何时冒出了泪花,小模样可怜的,叫人看了都心疼。

“姐姐为何要这样说我?我知道姐姐还在怨恨我,可是当时姐姐失足落下断魂崖,我也有想过去寻姐姐的。 可是姐姐也知道,那断魂崖是什么地方,我一半都还没有下到,就已经被荆棘划伤,最后还是被小芹背回去的!”“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不去寻你的,请姐姐不要怪我。 今日听得穿着男子衣衫姐姐回来,我也是一时不敢相信,还以为是姐姐魂魄归来,特意在院子里为姐姐祈福,却不想姐姐福大命大,是真的回来了,我真是开心得很,只希望姐姐能够原谅我。

”说话间,千悦吟特意把男子衣衫几个字咬得极重,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同时,千悦吟伸出手拂面上的眼泪,不经意间水袖滑落,露出里头伤痕遍布的肌肤,红得刺眼。

罗晓媛一下子握住千悦吟的手,脸上皆是心痛之色:“你这是怎么回事儿?怎的这么多伤也不同娘亲说?”很是心疼的对着千悦吟的手臂东看西看,罗晓媛忽的看向千纫雪,怒气冲冲,与对待千悦吟的态度截然不同。

“千纫雪,我看你当真是摔下悬崖把良心都给摔没了!你看看悦吟手上的伤痕,你怎么忍心诬蔑她?她现在才十岁,你就说这样的话,若是败坏了她的名声,你如何负责?!”“负责?”千纫雪嗤笑一声,撑着元牧川的肩膀站起身来。

十二岁的身躯看上去弱小,可这一站,却平白多出一分气势,不由叫人侧目。 就是元牧川,眉角也是忍不住一挑。 “大婶,你这话说得就是可笑了。

分明是她千悦吟方才自己说仰慕元美人,还用那般迷醉的眼神看着元美人,那双眼珠子就像是要贴在元美人身上似的,你却说我诬蔑!”“呵,这自己不要脸还要把过错推到别人身上,世上有你们这种人,也当真是浪费了资源!”如此说着,千纫雪话音一转,很是挑衅的看着千悦吟:“千悦吟,你是不是想拿我穿男子衣衫这件事做文章,好让你的元师兄厌恶我?那可真是不好意思,那件衣衫可是你仰慕的元师兄的!”“怎么,你还瞪我?可是怎么办呢,我就是喜欢你看不惯我,却还干不掉我的样子!”“千纫雪!”大喝一声,千悦吟朝前一步,只觉脑子一热,手中灵力闪现,直接就朝着千纫雪而去。 看那劲头,仅仅这么一击,便可以要了千纫雪的性命,再无生还可能。

“小丫头!”王三石眼眸睁大,手中顿时甩出一道白光去拦截千悦吟的攻击。

然而,总是有那么一个人,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似什么都不关心,但却总能够在这种突发情况中,做出最迅捷的反应。

也不见元牧川有什么动作,那来自千悦吟和王三石的两道灵力就轻而易举的被化解了去。

也不晓得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灵力余波直接朝千悦吟扩散而去,落在千悦吟的身上,却是没有沾到身为凡人的罗晓媛分毫。

“噗!”一大口鲜血喷出,千悦吟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摔到了地上。 鲜血染红了衣衫,因为这一击,千悦吟的头发也散了下来。 此时的千悦吟,狼狈极了。 与此同时,千纫雪蹬蹬两步小跑到元牧川背后蹲下,将自己隐在元牧川的身后,双手抓着元牧川的衣裳,将那光滑的衣衫抓出了好些皱痕。 “小丫头,你没事儿吧?”王三石行至两人身边,上下打量着千纫雪。 他本还想坐下细细查看一下,却被元牧川一个冰冷的眼神余光给击退,只能将视线转移到千悦吟的身上。 “大胆!宗门有规矩,不得对凡人出手。 千悦吟,你此番无缘无故出手伤及凡人,乃是犯了宗门大忌,足以被逐出师门,废掉修为!”似是为发泄怒气,王三石夹杂了一些灵力在声音之中,震得千悦吟脑子一阵混沌。 王三石虽然只有炼气期九层的修为,但这也比千悦吟不知高了多少倍,即便是留了一些情面,依旧对千悦吟的伤害不轻。 而早已被突发情况震住的千卓和罗晓媛也被王三石这一声厉喝给惊醒过来,看到的便是跌坐在地上的千悦吟再次喷吐出一口鲜血,将地面染得血红,看上去分外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