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九章:秩序之神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5
  • 1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此时已是半夜三点,众人也懒得收拾。 客厅里摆着一个布艺沙发,把上面盖着的布一掀,勉强还算干净。 关上门后,便一个个坐在上面抓紧时间休息。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陈守义睁开眼睛

第三四九章:秩序之神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此时已是半夜三点,众人也懒得收拾。 客厅里摆着一个布艺沙发,把上面盖着的布一掀,勉强还算干净。 关上门后,便一个个坐在上面抓紧时间休息。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陈守义睁开眼睛,把靠在她肩上留着口水的朱雪晴小心的挪开。 看着肩膀上一大片湿痕,他心中无语。 睡相真是差!他拿起地上的公文包,拉开拉链。

熟睡中贝壳女警觉的睁开眼睛,看了陈守义一眼,放下心来,翻了个身,眼睛一闭,继续睡觉。

朱雪晴惊醒了过来,擦了擦口水:“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天亮了!”陈守义拉上拉链,说道。

“还有点早啊!”朱雪晴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罗景文也满是困意睁开眼睛,挤了下眼屎,看了看手表:“才五点半啊!”唉,年轻人就是精神好。

这才睡了三个小时,就神采奕奕了。

“你们继续睡吧,我去楼上窗户观察一下。

”陈守义说道。 “行,有事情叫我们。

”罗景文立刻说道。 陈守义走到二楼,楼上客厅的门没锁,他打开门,穿过客厅来到阳台。 他拉开窗帘的缝隙,天才蒙蒙亮,远处天边一抹朝霞瑰丽通红,整个城市都蒙着一层淡淡的红光。

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人,满头大汗拉着一辆手拉车,上面满载蔬菜。

旁边的街道上,一家小吃店已经开门,门口堆磊着数层的蒸笼,上面蒸汽弥漫。

而更远处的公园里,不少人在进行着早锻炼。 没有奔驰的蒸汽卡车,也没有高高耸立喷吐浓烟的烟囱。

这里和河东已经完全是两个世界,文明已经彻底退化,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农业社会。 整个城市显得宁静而又祥和。 ……“铛铛裆……”远处的教堂传来悠扬的钟声。 随着钟声响起,整个城市似乎彻底苏醒过来,大量的行人涌入街道,看上去黑压压一片,每个人都表情肃穆的走向附近的教堂。 老人,妇女,青年还有小孩。 罗景文走过来,站在一旁,看了好一会,才沉声道:“我有种这里已经不是大夏国的感觉!”陈守义没有说话,心中不由有些沉重,在这个神秘显现的世界,信仰对人类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光死后进天国,信仰者得永生,这一条就足以让人趋之若鹜。 很快,朱雪晴也过来了,问了几句后,也沉默下来,站在窗前观看。 半小时后,早祷告的市民就渐渐散去,整个城市开始恢复正常。 罗景文谨慎心细,拉上窗帘说道:“我注意到他们每个人胸口都带着一个徽章,我们必须先搞到几个!”“这事我来办吧!”陈守义自觉的说道。 作为临时加入的队员,这种小事也只有他来办。

“小心,动静小点。 ”罗景文道。 陈守义点了点头,走到二楼卫生间,向外看了一眼,后面是一条小巷,两边的商铺大部分都已经关门,路上行人稀疏,陈守义等了一会,等到左右无人,便开窗跳了下去。 双脚落地无声。

他耳朵微动,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突然他疾走几步,走出小巷,走到大街上,恰好和一个过来的行人插肩而过。 他微微模糊一下,缩回手,手心已赫然出现了一个圆形的龙眼大小的铁质徽章。

徽章锃亮,显然原主人频频擦拭。

上面雕刻着一张狰狞抽象的人脸,隐隐散发着一丝神圣而又威严的气息。

陈守义看了一眼,就迅速佩到胸口。

接下来,他又和两个行人擦肩而过。

手中就又轻松的收集到两个徽章。

他神经反应是常人的二十倍,思维反应速度稍低但也有常人的十二倍,普通人就算瞪大眼睛,紧紧盯着,也看不到清他手上动作。 轻松做完这一切,陈守义立刻返回。

观察了周围,趁着不注意,重新翻窗入内。 等罗景文和朱雪晴戴好徽章,三人就正大光明的走出门。

由于身上的剑,行人频频注目。 好在这种注目,只有敬畏和羡慕,而没有警觉。

“先去吃早饭。

”走到街上,罗景文低声道。 众人走到一家小吃店坐下,为了不引人注目,罗景文只给每人点了三客小笼。 不过对陈守义而言,这点已经足够。

他夹起一个包子,一边塞入嘴里,一边听着周围的说话声。 “感谢秩序之神,像我以前还有些哮喘,去医院吃了多少药都没用,现在什么都没看,都快好,人也越来越精神了,你说神奇不神奇!”一个老头说道。 “这算什么,秩序之神,是真正仁慈的神明,祂降临地球,就是给我们带来无限的福祉。 ”另一个老者一脸虔诚的说道:“只要信仰虔诚,就算死后,也能进天堂,重新开始美好生活。 ”“唉,就是那些吕宋人有些可恶,听说了吗,这次青港市神学院招生,本地人连五分之一都没有,以后祭司恐怕都是他们的人。

”“唉,这有什么办法,谁叫我们沐浴神恩的时间短,无论是护教队还是大祭司都是他们的人,好在我们这里教区的祭司都是本地人。

”……几人静静的吃着,默不作声,只用眼神彼此交流。 吃完早饭,罗景文付好钱,三人走出小吃店,一直都没有说话。

路过一路教堂,里面传来缥缈的赞歌:“伟大的秩序之神,您是威严的慈父,您定制了规则的铁链,您让万物有理,四时有序,您的名传扬人间,让邪恶退散,您是至高无上,一切荣耀……”“这里已经不用看了!”罗景文沉声道。

确实已经不用看了,整个蕖江市都已经被邪教完全渗透,或许还有很多人依然是无信者,但在这在狂热的氛围下,也只能随波逐流,当沉默的大多数。 “接下来去哪里?”陈守义问道。

“青港市!”“青港市?为什么去那里,还不如直接去省城看看!”陈守义疑惑的问道。

“根据上面提供的情报,异变时有一艘战略核潜艇很可能就沉没在青港附近的浅海!”罗景文凝重的说道:“这次我们任务的目的很大一部分就是确认,东海省有没有获得里面的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