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四十章 天子心意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8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小皇帝说完,就令高淮出门,命侍卫将马车上的三尾鲥鱼取来。 众人讶然,原来是小皇帝并非是临时起意送鱼的,而是随身携带鲥鱼在马车里上门而来。 原来天子早就打算送出三尾鲥鱼,那为何绕了这

六百四十章 天子心意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小皇帝说完,就令高淮出门,命侍卫将马车上的三尾鲥鱼取来。

众人讶然,原来是小皇帝并非是临时起意送鱼的,而是随身携带鲥鱼在马车里上门而来。

原来天子早就打算送出三尾鲥鱼,那为何绕了这个大的弯子。

莫非是弥补年节时的赏赐?林延潮记得当时众讲官天子都有赏赐,唯独少了自己这一份。 所以天子眼下私下到自己家来,送上更为贵重的鲥鱼来弥补,这也说得通。

小皇帝面上不直说,这故意找了个其他的由头吧?这还蛮附和小皇帝的个性。 无论是与不是,天子这番都是有心了。

林延潮对于小皇帝这番用心,有几分感动。 林延潮道:“鲥鱼之赐实是贵重了,公子这一番心意,真不知如何报答才是。 ”小皇帝道:“我给你的就是。 林讲官无需介怀,我家的冰窖里还缺这几头鲥鱼吗?到了五月的鲥鱼宴,我还是要请你来的。

”“那我只有先谢过了。 ”于是陈济川上前从高淮那收下三尾鲥鱼。

这三尾鲥鱼各装在一个冰娄里,瞧这个头每尾都有二十斤重以上。

陈济川立即将鲥鱼,放入府中的冰窖。

小皇帝道:“最近我听闻了一件事,说林讲官在家讲学,是要打算退隐山林,以后都身处江湖,不再回朝任官吗?”哦,原来如此。 为何小皇帝今日不惜屈尊来到自己府上,甚至还借一个名头送自己鲥鱼?他的担心,是怕自己不干了,撂挑子走了。 当初张居正要说不干的时候,小皇帝虽温旨挽留,但也没有亲至他的居所。 对于天子而言,这只需要一道圣旨就能搞定的事情,但小皇帝却没有这么办,而是任性的跑到自己府上,亲自对林延潮‘你可以不可以不要走。

’刘备亲顾茅庐,请诸葛出山盛情也不过如此吧。

林延潮一愣神间想了这么多,但见小皇帝脸上有几分担心。 林延潮连忙道:“朱公子,这没有的事。

”“你也知道我是一刻都闲不得的性子,眼下闲居在家,正好教授士子一些忠君报国的道理。 若是都察院查实了我的委屈,天子和元辅不嫌弃在下愚钝,我愿意重新为官。 在下毕生之志就是报效朝廷,就算一名小吏也可为之。 ”“太好了,”小皇帝满脸大喜,“我就是知林讲官不是那等矫情之人。 ”林延潮垂下头道:“劳朱公子挂心,着实过意不去。

”随即小皇帝矜持地点点头道:“不过林讲官,这一次令你冠带闲住,你确有矫旨之罪,将天子信任置于何地了?”下面小皇帝又略有所思道:“这段日子,你就先在家反省,待张先生气消之时再说吧!”小皇帝言下之意,林延潮起复,主要是看张居正肯不肯。 张居正气消了,我马上就让你官复原职。 小皇帝见林延潮称是,又担心自己话说得重了,马上又弥补道:“对了,算算日子,你家夫人与我家的也是同年生产,若都是男孩,就一并做个伴,将来他出阁读书时,来给我做个伴也是好的。

”林延潮心底一凛,这恭妃的肚子里八成就是将来的太子,而浅浅若是生下男孩,将来岂不是成了太子玩伴。 对于臣子而言,这份恩遇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林延潮不好回答,只好沉默。

幸亏高淮这时提醒道:“公子,天色不早了,还是赶紧回家吧,别让太奶奶要惦记了。 ”小皇帝这才允了。 林延潮出府将小皇帝送上马车后。

陈济川笑着道:“老爷,我早听闻鲥鱼鲜美,在江南也值得千钱一尾,若在京师,就是数万钱也买不到半尾啊。 ”林浅浅笑盈盈地道:“何止数万钱,这是……这是公子对相公的器重,这才是千金不易的。 ”陈济川,林浅浅脸上此刻都是对林延潮的自豪。

林延潮却丝毫不以为然,提醒二人道:“这鲥鱼可以湃在冰盘里食之,也可煮之烹食,都是再鲜美不过。 ”林浅浅仰着头看着林延潮道:“相公,你这几日为官繁忙,这鲥鱼正好拿来补一补身子,鱼肉滋补元气再好不过了。 ”林延潮搀着林浅浅道:“你有了身子,才应吃鱼。 ”见林延潮流露出对自己的体贴,林浅浅顿感温馨,口里却推辞道:“这鱼一尾少说二十余斤,我一人哪里吃得完呢?还是相公与我同食好了。

”林延潮坚决地摇了摇头道:“吃不完的,可以用红糟腌起,你不是一人在吃,也是为肚里的好好吃才是。

”林浅浅听了甜甜一笑,温顺无比地道:“是。

”府上众人看着林延潮与林浅浅‘秀恩爱’,都是自觉的四处张望,当作没有看见。

林延潮对陈济川他们道:“朱公子所赠三尾,一尾留给夫人,还有一尾取来,大家拿来同食,让府中上下都打打牙祭。 ”听说能吃上鲥鱼,陈济川等下人听了都是大喜道:“那多谢老爷了。 ”众人都是有喜色,唯有林延寿在那略有所思。

林延寿对林延潮道:“对了延潮,这朱公子都这么穷了,连饭都吃不上,居然还要雇得下人,马夫?这世上怎么总有人打肿脸充胖子呢?”“难怪孟子说过战国时齐国的乞丐,居然也能娶得起一妻一妾的。

额,延潮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人呢?”众人不理林延寿,一并回到府内。

林延潮对林浅浅,陈济川道:“是该催催堂兄的婚事了。

”林浅浅,陈济川一致表示同意。 “过几日,就将一尾的鲥鱼送往甄家府上,看看能不能与他们说说,把亲事提前月余。 ”听林延潮说把一尾鲥鱼送至甄府上,林浅浅有些心疼,天子送林延潮三头鲥鱼,自己一头,府上上下分了一头,还有一头送至甄家,唯独林延潮本人却没有吃到。

但林浅浅还是道:“相公,这必须的。 ”陈济川也是附和道:“成了亲,延寿少爷的性子就定了。 再说鲥鱼送上门,也是很有面子之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