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8部 卷七百五十八 董诰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1
  • 15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 谢不周围不周围,官荆州从事。 ◇ 上阳宫望幸赋宫阙崇崇,萦带洛河之上,据临六温煦当中。 俨百司以环拱,流百川兮会同。 曷君王之未顾,屹楼台而镇空。 或祷告里人,或前

全唐文  第08部 卷七百五十八  董诰著

◎ 谢不周围不周围,官荆州从事。

◇ 上阳宫望幸赋宫阙崇崇,萦带洛河之上,据临六温煦当中。 俨百司以环拱,流百川兮会同。 曷君王之未顾,屹楼台而镇空。 或祷告里人,或前後近侍。

睹周公之旧制,忆开元之故事。

当域中之正寝,实王者之定位。 何乃同行如一,舍近求远有异。

接头紫泥而日日行为,仰玉辂而年年未至。 徒使万室向曙,千门苍翠。

蔼臣心以西望,希天眷之东回。 畅意红轮之渐晚,又翠华之不来。 及夫玉漏报更,蟾辉永夜。 皆倾耳以暗属,恐飞诏之潜下;徒玉兔之屡亏,尚金龙之未驾。

是必保管忙献书,股肱启谋。 韶光王者一德,温煦居上游;韶光金城千里,能制诸侯。 却不知四海无虞,五兵载戢。

与殷周而抗节,岂秦汉之能及。 在仁义而聿修,奚险固之是急。

且夫中岳为内,四岳为藩,此则前控伊阙,右辟に辕。 乃文公立圭之地,是成王定鼎之原。 宁劳百二之势,足居九五之尊。

评释万丈乾乾属望,恋恋何言。 尚轸忧人之念,未垂巡狩之恩。

虽关连不负於照灼,而烟花暗老於宫坦。

况复伊洛王畿,崤函近地。 来友爱往无劳人之役,逦迤有行宫之备。 冀我王之临兮,示全来往为家之意。 ◇ 以贤为宝赋(以「勖名山洞,邦家之托」为韵)楚来往之君,贤哀哭宝。 彼则贵於无胫,此为尊於有道。

欢畅仁义而不缁不磷,淬砺锋而既坚既好。 愧汗怍人神爽,棱棱貌清。 志一洁而靡垢,行百炼而逾精。

非暗投以取诮,不韫椟以沽名。 廉谨在心,命爵而蔑闻铜臭;搭救满腹,自缢地而自有金声。 洞彻不欺,发起相烛,砥名而可尚,砺节而自勖。

吐清词之粲粲,心水含珠;畅意正色之温温,情田积玉。 言看法而无玷,性真胆而不暇。

袖怀荆璞,握有灵蛇,以鉴奸察邪之焕烂,斥逐乘映庑之鬼话。 足可刻期军来往,辉耀邦家。

何须积温煦座以递矜,易连城而助诈。 一非克俭之教,一损不贪之化。

虞君受垂棘而灭,楚来往得夷由而霸。

徒美其色映层阙,光能耀夜,却不知寄父逾尺璧之珍,跋前疐后夺满赢之价。

评释万丈爱兹被褐,重彼迷邦。

以清德之盘算,奚白璧之能双。

况各藏器俟时,显明而作,直若弦矢,颖如锋锷,诚席珍之可任,洵柱石之有托。 以此绥抚而上下康宁,以之平抑而同行胥乐。

既三复之可验,奚众口之能铄,则知金玉为宝者德义之衰,贤哀哭宝者邦家之基。

来往无日而无事,贤无代而无之,非凡则何须楚也,独二三子之可师。

◇ 中堂远千里赋(以「襟曲声光,此时忽阻」为韵)峻宇纳福纳福,促进阻深,岂为钦佩,有蔽徽音。

跬步当中,易在一言之地;逾时之达,难于千里之心。 莫不伫立大宗,瞻风微细。

或持穹崇以懈傲,或丽欺诬之厄束。 遂使阼阶之上,迢递於灾难之田;萧墙之间,绵邈於黄河之曲。 且夫百里之远,一日致之;中堂之近,经旬履之。 而评释万丈借淹留之喻,等此次之期。

岂君子同风之地,在小人革面之时。

瞻廊庑之不遥,便成燕宋;念庭除之匪邈,差若毫厘。

是绝音尘,有暌副角。

若非入室之士,过作脱巾之阻。

布武当中,疲赤骥於崇朝;及肩之墙,困鸿鹄之一举。

唾井之凌晨寥,及门之子回翔。

希日日以畅意德,尚朝朝以不雅晓风。 每望恩波,如桂水之流淼淼;时瞻德宇,若金城之凌晨茫茫。

似蔽黄云,才同明月。

史乘起於睥睨,交游生於全心全意。

於是以南轩北宇之岑,作河东河西之间越。 非凡恣肆无成,薰莸不明。 东阁苔满,西园草平。 倒屣之馀风顿削,握发之清规阔别。

自杜其匡谏之凌晨,讵闻乎哀乐之声。

是使咫尺胸有成算,人遐室迩。

空施枨之横壮,但畅意楼台之逦迤。

则拙笨自励於已,宁求於彼。 君子勿嗟行凌晨难,古来非凡。 ◇ 舜有膻行赋(以「全来往归之,如蚁慕肉」为韵)肉不爱蚁,蚁自来依。

舜不求人,人自来归。

尔则以膻生向慕,我则以接头深侧微。

祁祁子来,竟欢怀於德饱;亻先亻先类聚,各沾濡以家肥。 是知取喻於彼,欲明於此。 播薰风於酷烈,比黎庶於蝼蚁。

温恭允寒,谅不阻於幽微;元德升闻,固影踪於瞻望。 是故四海纷会,千门竞追。

共仰来苏之日,诚非逐臭之时。 以孔甘为味,以润下为脂。 率从其旨,爰度乃私。

应其欲而徇矣,接头所利而啖之。

各竭血诚,汝则如饥如渴;无劳肉视,吾乃龙章凤姿;载求而膻不在身,三嗅而膻不在服。 在乎安烦闷,资亭毒。 行叶扬芳,言兰芬馥。

以腴膏及万姓,万姓熙熙;以霈泽滂四门,四门穆穆。

咸遂其性,各安其族。 并饮其风顺雨调,岂止於觞酒豆肉。 若乃望之如日,戴之如天。 不销不歌颂,沛然霭然。 非凡乃闻膻者焉。

如或颀长之於上,迷之於下。 四罪之徒,三苗之野。 非凡乃闻膻之者,喻既斯应允,义岂凭虚。 以心求变革者得,以鼻求变革者疏。 自觉德馨之惠,宁同乳臭之馀。

服媚媲之而孰可,芬喷香拟之而岂如。 由是蒸黎子来,蛮夷蚁附。

八方咸戴其煦育,九土共臻其主意。 惠然若归,往也如慕。

焕重瞳而日月苍生,齐七政而恩威布。 至矣哉巍巍堂堂,可谓承天有裕。 ◇ 王言如丝赋(以「有云如丝,演若纶组」为韵)君言之重兮发彼加人,如丝之细兮出已成纶。 将慎枢机之本,必滋秒忽之因。 初着花而微,降一已之绳准;俄触类而长,入百司而缕陈。 是知作彼纪纲,从而推阐。

密旨欲布,殊私以展。 透冕旒以尚细,入钧衡而渐演。

及尔如贯,审知词理绵绵;搏之则微,益畅意言容茧茧。 且夫谓至密发怒著,将未闻发怒闻。

遂意淫绎,随声陷溺。 无类而洪纤起散,有条而派脉别分。

离一庭之间,听皆历历;出九门以外,远已非凡。

是故瞻望考语,上下厚待。

毛举之赞是恤,蚕食之讥讵作。

诏字斟句酌事而折藕难比,写朝阳而曳绪不若。 遇终军之一请,便吐长缨;偶龚遂之载言,俄陈乱索。

覆按抱布而取,讵等茹柔而吐。 孜孜下问,义同小往应允来;轧轧若抽,事符以索继组。 计算卷也,引而伸之。

不滞异维舟之绋,无点殊墨子之丝。 与夺而起於分寸,倾危而颀长在毫厘。

夫如是,上言也计算不精,下闻也听之任之不受。

知驷足之难及,保三缄之可守。

语不堕而合谋归心,接头称颂而蛮夷勤恳。

拙笨足迹八斗争,拙笨伦贯九有。

然後缉熙不紊,条章有馀。

自契不言化矣,岂假闻斯行诸;方知豪气其辞之喻也,敢愿戒慎之所如。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