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05
  • 8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 叶秀知道承艺灵担心拓跋文清,可是……摇摇头:“灵儿,你的身份你自己清楚,不方便。 ”说到这里,叶秀交代道:“星儿,你带灵儿回去,

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

叶秀知道承艺灵担心拓跋文清,可是……摇摇头:“灵儿,你的身份你自己清楚,不方便。

”说到这里,叶秀交代道:“星儿,你带灵儿回去,好生照顾着。

我和铁妞,去一探究竟。

”见承艺灵满眼担心,叶秀笑道:“放心,不会有事的。

”承艺灵这才点点头,和星儿离去。 “姐姐,这样,您找个地方歇着,我先去看看。

”铁妞提议。

一个人行动方便,也没人认识铁妞,叶秀便同意了,独自一人前往不远处的一家客栈等待,不知不觉,夜幕降临,热闹的街道也渐渐安静下来,万家灯火通明。

不久。

铁妞回来后,交代道:“姐姐,我发现那些士兵,都在一个叫大理寺的地方,将大理寺围堵水泄不通,却迟迟没有什么举动,您看……”大理寺?李大人?李大人和文清有着密切联系,怎会兵戎相见?就在叶秀思考之时,熟悉的身影从眼前略过,叶秀猝尔站起,来到客栈门口望着远远行驶的两抹背影。 正是拓跋文清和聂奉天。

回京城到现在,没听说李大人犯了什么罪。 有聂奉天在场的事件,绝不是什么好事。

想起承宰相一家的下场,叶秀心中涌起一股不安,急忙道:“铁妞,我们走。

”铁妞喝口水的机会都没有反应过来,急忙将水杯搁置,跟随叶秀一同前往。

大理寺门口。 聂奉天脸上显而易见的烦躁,语气严肃道:“提督大人,咱们在这里已经一个时辰了,你就打算一味的逃避?你要清楚,零时一过,皇上可不会再等你汇报了。 你是想亲自了结,还是我来替你?”听到这里。 拓跋文清手中紧了紧握着的剑柄。

发颤的唇瓣,道:“进!”一声令下。 无痕无青带头,破门而入。

进门那一刻,拓跋文清拿出圣旨,一边带兵行走,一边严肃宣告:“大理寺李成青,无视皇恩,私自处理案件,铸成大错。 今日,朕,寻得李成青与萧王勾结证据,继而,斩草除根!”最后四个字。 拓跋文清一字一顿说出来。

每一个字,经过自己的口,都宛若一把利刃狠狠的插在心头。 正在用膳的李成青一家人,听到这样严重的字眼时,李夫人立刻将一双儿女护在身后,李成青则独自一人走出大厅,迎接上去。

看着身后百名士兵。 望着眼前剑拔弩张的拓跋文清和聂奉天,李成青攥在一起的手心出汗。 为了家人,他低三下四道:“提督大人,您刚刚的话,何意啊?”拓跋文清眉头紧蹙,无言以对。

聂奉天愤恨上前一步,怒道:“李成青,你勾结萧王,暗地里拉帮结派,这是对皇上大不敬。

皇上皇恩浩荡,命我等留你全家全尸。 ”“哎哟。

”李成青一听,急忙跪在地上,既然大家心知肚明,李成青并不打马虎,而是狐疑问:“聂大人,皇上曾经答允,就算要我死,也会留下我全家性命。

”“废话,皇上九五之尊,一言九鼎,皇上从未许诺。

李大人,是您会错意了吧?”聂奉天挑眉,冷冷道。

李大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冷哼道:“是啊,皇上要杀人,有何理由不可杀?哈哈,哈哈,怪就怪我自己,这么大岁数了,还能那么天真的相信君王的话。 ”语毕,看向身后,怒吼:“夫人,快带着孩子跑。

”李夫人瑟瑟发抖,狠狠摇头,她舍不下自己的丈夫啊。

“提督大人,还不动手?”聂奉天催促。 拓跋文清顺势,猛地抽出腰间佩剑,左手的簪子,时刻提醒他,秀儿的性命,只有靠他能保护,剑,直指李成青。

可要对一个多年伯伯下手,拓跋文清于心不忍,根本下不去手啊。 “文清,是我负了你我之间约定在先,你杀了我,我不反抗。

只求你,看在两家世交的份上,放过我的妻儿。 ”李成青恳求。

“李伯伯,我……”拓跋文清手臂颤抖。

他曾经说过,今后,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看重之人。

可今日,有聂奉天在场,他想尽办法,脑海中依旧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李成青似乎看出拓跋文清为难之处,跪着上前,两手抓住拓跋文清手中剑,鲜血流下,笑道:“文清,我知道你迫不得已。

请一定答应我,护我妻儿周全。

”语毕,猛地将剑刺入自己的胸膛。 “老爷。 ”“爹……”哭喊声传来,拓跋文清猛地惊醒,急忙蹲下身去搀扶,道:“李伯伯,对不起,我……”李成青似笑非笑:“若是可以重来,我定不会履行君王之命,早知今日,当年我便随同萧王离去!”仰头看天,怒吼:“先皇啊,老臣,义尽于此!”望着李成青缓缓闭上眼睛,拓跋文清只能无言的愤恨,无言的反抗,哀伤。

“杀!”聂奉天一挥手。 众多士兵一拥而上。

见状。

拓跋文清突然站起,拦截在众多士兵面前:“谁敢动一下。 ”士兵纷纷后退。

聂奉天双手背后,上前一步道:“我曾告诉皇上,让你来行事,会误事,事实也果真如此。 不过,我依旧愿意和皇上冒险,用叶秀的性命威胁你。 拓跋文清,别忘了,你手中可关乎着叶秀的命呢。 ”拓跋文清手一用力,分分钟都好似要将左手簪子捏碎一般。

转过身,默默道:“我亲自来。 ”语毕,走向李夫人和那一双儿女,李夫人为了护住孩子,不停的推攘着他们,让他们跑,年长的苣儿拉着妹妹就跑,李夫人冲向拓跋文清的剑,命丧于此。

拓跋文清看着剑上的鲜血。 他这一辈子,上阵杀敌都不及今日的万分之一恐惧,鲜血,充斥了他的双眼,当看见聂奉天的剑刺向苣儿和桔儿的时候,怒视,冲上去。

力道很重。

瞬间将聂奉天手中剑打掉,眸光似猩红嗜血:“我说过,我亲自动手。 ”聂奉天眉头一挑,耸耸肩后退一步。

苣儿抱着桔儿后退。 拓跋文清步步紧逼,要怎样,才能保住他们?当近在咫尺时,在一旁看的发愣的叶秀和铁妞,终于反应过来,翻墙而越,来到孩子面前,叶秀单腿跪地,稳住脚步后,眉眼一抬,满是愤怒。 与拓跋文清四目相对。 铁妞急忙将苣儿和桔儿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四周。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