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的南风掀起我内心的涟漪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27
  • 1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亲爱的孩子们: 一年的支教生活已“杀青”,回西安后和朋友坐在学校一处竹林阴影下纳凉,夏日微醺的风轻轻摆弄着竹叶尖,地面上疏影横斜,多了些疏懒之感。 “南方应该竹子很多吧”他问,“是

竹林的南风掀起我内心的涟漪

  亲爱的孩子们:  一年的支教生活已“杀青”,回西安后和朋友坐在学校一处竹林阴影下纳凉,夏日微醺的风轻轻摆弄着竹叶尖,地面上疏影横斜,多了些疏懒之感。

“南方应该竹子很多吧”他问,“是啊,南方是竹林、竹海,此刻若是相同的风经过,必能引起一阵涟漪的”。   永川的竹子丛生且茂盛,著名的茶山竹海便是楠竹的天地,春日登高采茶,夏日竹林纳凉,似眉弯、似月小、似剑锋的竹叶就在一刚一柔中与日月同隐,同清风共济。

前些天临走之时,你们纷纷写信给我,其中一条我记得很清楚,“老师,我想带你去茶山竹海,因为那里是我心中最美的地方。

”如今我亦明了,那漫天的竹影摇曳,信笺上稚嫩的一笔一划,都似2019年从北至南的风声,搅动心中的涟漪。

  心中涟漪何以产生?六祖慧能有言,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仁者,爱人也。 过去一年,心中万千感慨,喜怒哀愁千百般滋味在心头。 但确是爱的力量载我乘风破浪向前走。

研学旅行时,身体素质差的我掉到了队伍最后,在我一阵晕眩准备放弃爬山时,是你们,或是帮我背包,或是紧攥我手,或是在旁鼓劲加油,“杨老师加油,9班娃儿都等着您呢!”极度的困倦早被你们的热情打消,我还能抱怨什么呢?抱怨上苍让我遇到了这样暖心可爱的孩子们吗?抱怨我只能陪伴你们一年吗?  平日里,我不愿抛出相逢日短的话题,但你们似乎将它铭记在心里,每逢我提起将来时的事情,你们总会及时将我一军,偷懒不想做暑假作业,就齐刷刷抬起头,闪着狡黠的目光说,“您下学期不会飞回来检查作业吧,我们是不是可以不做呢?”今年六一儿童节,我提议写封给初中毕业时自己的信,放在我这里封存,等到两年后再行拆封。

话语未落,讲台下又叽叽喳喳争论两年后如何再回见的问题,讨论结束后你们竟觉得这封信写得真值,这样我就必须两年后再回来,还必须要一起拍完毕业照才肯放行。 两年时间尚远,但归期却近在眼前,这次,我必须得走了。

最后一天的班会上,58个孩子们全员到齐,家长们、以及别班我带过的学生都不约而同地聚在了九班门口。 讲台上,我和每一个孩子拥抱,和每一个孩子叮嘱。 台下不知是谁放出班歌《我的天空》,并在小声歌唱。   你们中的大多数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常年不在身边,离别可能早已是寻常,但你们是何其善良,从不会哭天抢地不让我离开,只是默默接受定局,在我耳边轻语一句,“杨老师,我们不想让你走。 ”  孩子们,这一年,我与你们天涯相知,短暂交会后又相互离去。 其实人无不同,究其一生都在两个相反的方向上持续奔跑:离开爱,奔向爱。

离开故乡,奔向故乡。 过客太匆匆,只希望我们能成为彼此记忆拼图中不可缺少的一块。 每当看到竹林,就会想起永川,想起九班里的你们。

未来再见!  2019年7月14日夜责任编辑:李彦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