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山记忆】老行政办公楼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06
  • 3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说是臂梁,是因为圆形的谭山包西面延伸出一小臂,连接的是相对平阔的山梁,东西皆为凹陷的洼地。 就在这平阔的山梁上,建筑了一座“凹”字形的青砖红瓦两层小楼。 这楼尖顶,20世纪50年代

【谭山记忆】老行政办公楼

说是臂梁,是因为圆形的谭山包西面延伸出一小臂,连接的是相对平阔的山梁,东西皆为凹陷的洼地。 就在这平阔的山梁上,建筑了一座“凹”字形的青砖红瓦两层小楼。

这楼尖顶,20世纪50年代建筑风格,是老信阳高中的遗产。 与这座楼配套,南面坐落一栋两边带有耳房的尖顶会议室,北边毗邻一排东西向的砖瓦平房。

这大概也是老信高房舍的功能设置。 老信高的建筑,基本上都分布在东西中北平坦的高地和洼地上,统一青砖红瓦风格,有办公用的,也有教室、礼堂、宿舍、食堂等。

信阳师院搬迁到老信高后,没有其他资源可以利用,这片旧房舍就是唯一的办学资源。

“凹”字形小楼就成为信阳师院的行政办公楼,学校的党政部门大都在这个小楼上,毫无疑问是学校的中枢。

初次进入这个神秘小楼的我,还是个学生。 我当时是校学生会干部,经常为校团委、党委宣传部、甚至校办做些事,就有机会出入小楼。 我原来行动的轨迹基本上都是宿舍、教室、食堂,最多到中文系办公室,从来不敢到这个小楼上来,所以,觉得神秘,不知里面什么样。

小楼在凹进去的两个角设置楼梯,右侧通里,左侧通外,直接从楼里出来,通往厕所。 当时团委在凹出的西南角的一楼,最初在团委出入,不需要进楼里,更不需要上二楼。 后来,宣传部抽调帮忙,我有机会进入了神秘的楼内,因为宣传部恰在凹出的东南角的二楼。 二楼的房间是木地板,走在上面咚咚响,作为学生,脚步带响,刚开始很不自在。 后来经常去宣传部,渐渐习以为常。

当年七月,毕业留校宣传部工作,小楼就成为天天呆的地方。 成了工作人员,对神秘的小楼就逐渐熟悉了。 这个小楼两层,但每层也就十几个房间,一楼有财务处、保卫处、工会、德育室、团委(学生会)等,二楼则有组织部、宣传部、纪委、教务处、人事处等。 宣传部有六七人,只有一大一小两间房,部长和孙骏(现为我校江苏校友会会长)在小间,我们四五人挤在大间。 后来孙骏调走,部长让我搬到小间,其实我心里并不乐意,虽然我们几个人挤在大房间,但是大家不拘束,和领导坐在一起,则总觉不自在。 还有,自己承担了部里写材料的主要任务,同事在可以不理会,埋头写材料;领导在跟前就不能不搭理。 可领导让过去,只能服从。 当时,学校机关部门充实一批年轻人,大家都在一个楼里,门挨门,接触方便。

最重要的是,那时的办公条件简单,每个单位一部电话,往往在领导办公室,有事大家一般不用电话,直接跑到办公室说。 再者,楼里没有水管、茶炉等,饮用、打扫卫生都要到外面取水,这些事自然是年轻人抢着做的。

每天早上,我们基本上都是七点半左右到办公室,尤其我和领导处于一室,必须早到,先是擦桌子、扫地、拖地,清理头天的报纸上架,冬天还要清理、生着炭火。

室内的活儿干完,再清掉头天的茶水,提着开水瓶到学校的茶炉房打开水。

因为每个办公室基本经过相同的程序,所以,无论是楼外水池旁的洗涤,还是前往茶炉房的打开水,都是成群结队,大家有说有笑,也是特有的风景。 因为与部长坐对面,水提回来,先给领导沏杯茶水,再给自己准备一杯水,一切就绪,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 当年刚参加工作,单身,没有其他牵挂,再加上文秘工作天天写材料,加班加点,除了吃饭睡觉,剩下的时间都在小楼里度过。

白天与部长相伴,工作中也会与其他同事交织,是集体生活。

到了夜晚,就是一个人的天地,除了写材料的人,别人加班的几率少得多,偶有人加班,都是赶时间,各干各的,避免相扰。

尤其是写大材料,需要安静,晚上到办公室,就闭门静心写作,争取一鼓作气完成,避免夹生饭。

若没材料赶写,就独自看书。

这个时候,小楼静极了。 因为东边是谭山包,山上长满了松柏,是一道屏障;西边是沉下去的沟壑,也有茂密的树木,形成腹地;而南北的房舍到了夜晚也无人出入,掩映在夜色和山林屏障中的小楼,似乎与外界隔绝,深沉静谧,有的只是天籁之声:春天有鸟鸣、花香,夏天有松涛、风声,秋天有鸟虫的吟唱,冬天有松鼠等动物觅食的窜动,疲劳中可以享受这沉静的夜色中的天趣。 此时,深深地感触,独处小楼真好!三千多个日夜是青春的岁月,也是人生中最清晰的刻度。 1994年春天,学校派我到一个教学单位任职,从此我搬离了小楼。

开始的时候,颇不习惯,上班时仍然习惯于朝那个方向去。 我在意识里反复纠正,努力改变原有的定势。

后来,虽然在新单位上班,我有时间还是会走进小楼,一方面是到那里办事,另一方面是那里有原来单位,还有过去的同事,更重要的是,那里有青春的印记和九年的情结!如今,随着学校的扩展和变迁,小楼早已不再是行政办公楼,而且,由于小楼位置和结构,后来很长时间派不上用场,人去楼空,楼门安装了铁栅栏,紧紧锁着,空寂地放在那里。 但是,我时常还到那里看看,那里曾经是学校神经中枢,是最繁华的地方,她见证了学校的发展,也是学校发展历史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