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德科技董事长曹彤:Libra,从货币视角关注一个潜在的新时代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8
  • 14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Facebook稳定币白皮书的推出,不可等闲视之。 国内之前有严厉的“币圈治理”,容易让我们产生一种认识: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是个伪命题。 但是,近两年全球数字货币的发展并未因我们

	瀚德科技董事长曹彤:Libra,从货币视角关注一个潜在的新时代

Facebook稳定币白皮书的推出,不可等闲视之。

国内之前有严厉的“币圈治理”,容易让我们产生一种认识: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是个伪命题。

但是,近两年全球数字货币的发展并未因我们的治理而止步,相反,在多个维度快速创新与突破,最典型的当属STO和稳定币。 稳定币是一种将数字资产与法币挂钩的机制安排,购买了稳定币可以随时兑换成法币。 我们要理解当今时代存储资产的社会心理变化,互联网信息社会既产生了信息消费的便利,同时也在全球范围内催生了监管的信息化,个人透明和资产透明是典型的两个结果。 之前财富储备的普遍社会心理是关注资产本身的安全性,当今,则开始关注资产的隐私性甚至是匿名性。 稳定币的出现,并没有改变资产本身的价值,也没有改变资产本身的流动性,但是,改变了资产的隐私性,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演绎趋势。

一种等价物之所以成为货币,并非只在于其内在的绝对价值,更多的还在于社会心理的接受度,比如全球选择黄金,并非由于黄金有什么独到的使用价值,二战后放弃英镑选择美元,也并非由于英镑有什么严重缺陷,社会心理使然。 稳定币得以接受,原理相同。

Facebook的稳定币大概率会成为稳定币最终得以确立的标志性转折点。 之前稳定币已经较为活跃,但还是缺乏一种大的应用场景,稳定币需要使用时,还是要转换成法币再用于支付,转换成本比较高,而且操作体验也没那么好。 但是,Facebook稳定币Libra的横空出世,其对各个应用场景的整合能力大大提高,全球的影响力和认知力也大幅提升,Libra的使用将由于其便利性和体验性,而不再是种资产保有的过度机制,持有资产与使用资产将会合二为一,因此,用户保有Libra的意愿可能会发生质的改变。 这很有点像当年Apple手机对各个应用场景的整合,产生APP的全新物种,这种物种一旦出世,将是一种代际的跳跃。 当然稳定币并不是数字货币的终局,最终的数字货币就是一种数字资产的独立存在,不需要与法币挂钩。

我们可以回忆一下“金汇兑本位制”,即二战后布雷顿森林会议安排全球接受美元时,并不是让全球一步接受美元,而是美元与黄金挂钩,用户可以随时将美元兑换成黄金,本质上是“基于黄金的稳定币”,而到70年代随着大家对美元心理上的接受,尤其当外部环境不再能支持美元与黄金的自由兑换时,美国果断地终止了“金汇兑”制度,美元不再能兑换黄金,成为独立的全球货币,而全球各国也比较自然的接受了美元的独立货币地位,没有人再去顾念美元能否兑换黄金这一前提。

关于数字货币演绎的路径,见仁见智。 从各国政府和央行来说,很希望能产生一种国家主权发行的数字货币,也就是现有法币的区块链化。

很明显,这条路径的内在缺陷在于没有解决资产保有的隐私性问题,相反财富和资产的储存更加透明,与当今数字货币产生的社会心理趋势不吻合。 可以预见,即使国家主权的数字货币能够推出来,仍然改变不了现有的稳定币及数字货币的演绎趋势,只不过多了一种平行选择。 从国家竞争国际货币主导权视角看,对数字货币的跟进非常重要。

我们现在热衷于讨论的人民币的国际化,这是在二战后国家主权货币演绎维度上的视角,当全球社会对国际货币的认知和关注转换到数字货币或Facebook的Libra维度后,国家主权货币的国际化慢慢不再会是主要矛盾,可以预见,国际间个人之间的结算货币、公司之间商品贸易的结算货币、全球金融资产交易的计价货币、储备资产选择的货币,都会不同程度的“数字货币化“或者”Libra化“,即使美元的地位都会受到冲击,其他崛起中的主权货币也同样会面临跨维度的挑战。

当然,未来数字货币是全球属性还是天然地带有国家属性?这取决于数字货币的治理机制。 目前Facebook计划采用的是通过Libra协会来治理,协会主体会员的价值观和决策机制将会非常重要。

但是,无论如何,人都有社会和国家属性,都带有国家和民族的价值观,从这个角度看,即使有一天Libra替代了美元,对于美国来说,无非是金融中心从纽约迁到了硅谷,美国对全球金融的影响力不是下降,反而是极大地提升了。

可能大家非常关心,中国应该做什么?FacebookLibra的出现,数字货币超越比特币而正式登堂入室已是基本确立的方向,在这一全新变化下,中国应该紧紧跟上。

问题在于,怎么跟?以国家主权的数字货币来展开,还是支持基于民间的以技术驱动的带有全球化属性的区块链货币?从货币国际化角度看,前者走的仍然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现有轨迹,后者则是全新的借力打力、全新的超越。

目前起步还有机会,等到Libra一统天下后再奋起直追,则很可能机会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