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汗水浸透的日子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9
  • 9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有一些苦难在旁人看来好像是正常的,但深深沉浸在其中艰难挣扎的人,却是步步惊心,咬着牙,一步一步苦撑着走过来。 沦为社会的底层,要想活命,真的是要拼劲全力,

那些被汗水浸透的日子

  有一些苦难在旁人看来好像是正常的,但深深沉浸在其中艰难挣扎的人,却是步步惊心,咬着牙,一步一步苦撑着走过来。 沦为社会的底层,要想活命,真的是要拼劲全力,咬牙坚持。

  01  十六年前,我还在威海做生意。 平时很少回家去,只有春节才有大的空挡。

那年春节时回家去,母亲便拉着我讲一些自己家的,还有村里的事情。   自从你弟结婚,恁娘我就只剩一个心事了,啥时候你嫁出去了,我才能放心啊!我母亲又唠叨上了。

  我赶紧打断她,东边从东北新搬回的三哥三嫂还好吗  东边的你那三嫂一变天就肿脸,眼睛都睁不开,脚也肿,也不知啥怪病,就这样还天天养奶牛送牛奶,太拼命了。 你晚上有空就去她家转转,说说话,都是邻居。

  唉,她还是好的,咱家后面阿庆媳妇才过的惨啊!母亲叹息道。

  阿庆媳妇怎么了我很好奇。

  你不在家不知道,阿庆跟媳妇冬天里就离婚了。

这个阿庆,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是跑了,去城里了,撇下她们娘三个……母亲一边干着家务,一边和我聊着。

  我的思绪却飘回来他们以前的光景。   02  阿庆早亡,哥哥们张罗着,在他十八岁时,娶了两城的小香,那年小香二十二岁,。

哥哥本就打算着娶个大点的媳妇好照顾阿庆,这个小香正合适,人非常的能干。   家穷四壁的,有个媳妇就不错了,也没啥可挑的。   结婚后,小香就间接当起了阿庆的妈,地里的活拉着他一起去干干,回到家,阿庆就玩他的,小香里里外外的收拾。 做饭,养鸡养鸭,收拾菜园子,等等。

  阿庆要是高兴了,就给媳妇吹口琴,说起来,阿庆还挺有艺术细胞,口琴吹的悠扬动听。 十八岁的小伙,个子高高的,一张脸被媳妇收拾的越发俊朗。

  小香高兴啊,年轻,有的是力气,虽然日子过的穷一点,但勤勉的小香也照样把安排的井井有条。

  03  一晃两年就过去了,小香怀孕了,而且是双胞胎。 这是她们家特有的传统,弟弟妹妹也都生的双胞胎。

  转眼间,两个大儿子就出生了。

经济情况实在太差,就送回姥姥家养一个,自己留一个养。

阿庆再到城里打打小工,贴补一下家用。   要赚养两个孩子的钱真不容易,那是九几年,虽然我们那里靠近市里,算是城区,但能干的活并不多,家里还是种不少地。   阿庆到市里打工,小香一个人带孩子在家里种地。 除草,施肥,这些早晚两头干。 播种,收割,阿庆再回来。

所幸有娘家帮忙养一个儿子,要不然真要命了。   几年过去了,天天地里家里的风里雨里的忙碌,眼瞅着庆媳妇越来越瘦,身体越来越单薄,一对眼睛深深的嵌在眼窝里,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

不到三十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样子。

而阿庆,依然玉树临风,是个帅气的小伙。

闲暇时依然嘴里叼着口琴,悠哉悠哉的逛荡。

  转眼孩子上小学了,另一个儿子也从娘家接回来,一对双胞胎一起上小学。

因为不同的成长环境,两个儿子虽然长的一模一样,但气质,性格还是不同的。 姥爷养的还要机灵一些,胆子也大,学习也好。 庆媳妇自己带的更胆小一些,不太爱说话。

这跟庆媳妇脾气急,事情多,对孩子照顾不周有关,孩子挨吵挨得多就胆小了。

  总之两个儿子上小学了,终于腾出手来可以多去打打工,赚点钱,改善一下生活了。 底层的劳动人们,为了活命,只有拼出去,拼力气吃饭。 比不得心眼灵活的,做点生意,发个家之类的。

那时候村里已经有很多开店的,开公司的,日子过的好好的。

而他们家底子薄,一直紧巴巴的,越没钱眼界越窄,仅仅靠力气吃饭。

  04  等他们家孩子上初中时,我就在威?炅。 再就是回家之后听母亲说他们离婚了。 两个孩子正需要钱需要人的时候,阿庆甩手走人了。   阿庆虽然三十多岁,但真是帅,一点不见老。 他媳妇却已经生生熬成黄脸婆,又黑又瘦,两个人一个像儿子一个像妈。

听说阿庆在城里打工认识了一个年轻的女的,这就不管不顾的抛下那娘仨走人了,净身出户,本来家里也没什么东西。   庆媳妇非常要强的一个人,你走就走,儿子给我放家里,有一点走了永远别回来。   05  自阿庆走后,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了小香身上。 听我母亲说,她在家烙煎饼卖,那是真的辛苦。 烙一上午,中午头再把烙好的煎饼叠整齐,下午去送到城里的市场,批发给卖食品的。

  常年这么干,不到四十,小香满头白发都熬出来了。 那种日子就是咬着牙硬挺着,谁也替不了他们,那日子是真的过的跟打仗一样,紧紧张张的。

  好在两个孩子争气,都知道学习,已经大了,假期里也知道帮母亲干活;褂欣牙鸭乙恢弊手潘悄镓,要不然日子真难过下去。

  直到两个孩子上大学,他们的爹多少出点钱,再有娘家父母弟弟妹妹帮一把,把大学读了。 小香变老香了,苦日子算熬出头来了。

  在这里写是几行字,于他们却是路漫漫路迢迢,每天日子都浸泡着艰辛不易。

多少个不眠之夜,苦苦挣扎苦苦支撑,这种罪不是人受的。

小香后悔跟了个这么小的男人,半道撇下他们娘仨,再看看两个帅气的儿子又不后悔,又燃起对抗生活的斗志。   为了活下去,他们真的已经拼尽了全力。

  06  现在两个孩子早已经大学毕业结婚成家。

村里正在拆迁,也能分几套房子。 好日子终于来临了。 而阿庆却享受不到这一切了。

本来阿庆就不是多有本事的人,就仗着长的帅,瞧不上家里的丑媳妇。 他自己在外面混也不太好混,又成了个家,折腾了几年,帅小伙的样子也不见了。   习惯了当甩手掌柜的人,忽然套上绳索要拉磨了,那是很难受的。 新媳妇可不会跟小香一样把他当儿子宠,那是要养家糊口的。

折腾折腾,那口琴就吹不动了。

  凡事看结局,小香辛苦了一辈子,人家老了终于赶上好政策,过上好日子了。 两个儿子都孝顺,晚年。 他们老爹两个孩子是不认的,就为了母亲当年吃的苦遭的罪也不能认啊!  选择一个人,就是选择一种命运。

当命运把你踹到谷底的时候,你只有拼死抵住,拼命往上爬,才能爬出命运的低谷,咬牙坚持住,苦日子总会过去的。 小香的眼界决定了她无法创造财富,但孩子读了大学眼界就更高一些,也生活的更好一些。 又加上拆迁的福利,好日子这不就来了吗  但是,女人任何时候都不能去给另一个男人当妈呀!这是我母亲的总结。   简书作者:高凤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