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性婚姻20年,谁能破我处女身?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2
  • 9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一脚踏错的婚姻 我是1985年结的婚,20年的婚姻,是用我的泪水泡出来的。 舒兰忽然嗫嚅起来:“我……说出来你也许不相信,结婚20年,我一直是处女身。 ”我这个人对感情既执著

无性婚姻20年,谁能破我处女身?

  一脚踏错的婚姻  我是1985年结的婚,20年的婚姻,是用我的泪水泡出来的。

舒兰忽然嗫嚅起来:“我……说出来你也许不相信,结婚20年,我一直是处女身。 ”我这个人对感情既执著又马虎。 我是恢复高考后第一批考上大学的。 工作后,为了逃避一个同事的疯狂纠缠,我匆忙中答应了程君的追求。

其实我也感觉到和程君不太合适,可是他家里得知我们在谈恋爱后,连忙打了家具,弄得我骑虎难下。 后来我想,他爸爸是老劳模,非常本分,程君也不至于差到哪里去吧。   我没想到这一步踏错,竟掉进了痛苦的深渊。   新婚的第一天,我就发现程君不行。 我们四处看过,药也吃了不少,一点用处都没有。 开始我还想,没有夫妻生活,有思想交流也可以。 可他却是个言语特别少的人,跟我几乎没什么话说。 我闹过离婚,可是后来有一天晚上,我突然醒来,看到他正拿着一把剪刀趴在床上剪我身上的衣服。 我吓得魂飞魄散。 不是怕死,而是当时他脸上的表情太恐怖了。 我突然意识到,痛苦的不是我一个人,他其实已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没再提离婚的事了,因为我怕对他打击太大,如果他情绪失控在外面搞出犯法的事来,他这一辈子就算完了。   后来,我们领养了一个女儿,彼此都把精力分散到了女儿身上。   如果他能在生活上对我体贴一些,也许我都会觉得幸福。 可是他没有。 女儿大了后,他爱上了打牌,经常半夜三更才回。

我的生日,他从来就没记住过,也从来没有送过我一件礼物。

我的身体在地狱之火中煎熬,心在荒漠里。 在外人看来,我们的日子在平静中流淌,可我心里一直隐隐有盼望,希望有一个可以让我奋不顾身的男人出现,好让我把自己交给他。   2003年7月,这个男人终于出现了。

他就是屈建东。

  屈建东比我大一岁,我们是在一笔保险业务中认识的,我是他的客户。 起初我对他没太在意,相识后的第三天晚上,他打电话和我谈事情,我一下子被吸引住了。 他的声音非常有磁性,特别好听。

我开始注意到他,发现他有点忧郁。

而我从小到大就对忧郁型的男人特别着迷。 我这个人的性格是很罗曼蒂克的,以前还写过诗呢。

舒兰就是我的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