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尔扎克《人间喜剧》24卷本 情感教育理念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9
  • 7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巴尔扎克简介 奥诺雷·德·巴尔扎克(Honoré·deBalzac,1799年5月20日-1850年8月18日),法国19世纪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欧洲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和杰出代表,

巴尔扎克《人间喜剧》24卷本 情感教育理念

巴尔扎克简介  奥诺雷·德·巴尔扎克(Honoré·deBalzac,1799年5月20日-1850年8月18日),法国19世纪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欧洲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和杰出代表,法国现实主义文学成就最高者之一。 他创作的《人间喜剧》(ComédieHumaine)共91部小说,写了两千四百多个人物,充分展示了19世纪上半叶法国社会生活,是人类文学史上罕见的文学丰碑,被称为法国社会的“百科全书”。

  巴尔扎克原名奥雷诺-巴尔萨,1799年5月20日生于法国中部的图尔城一个中等资产阶级家庭。 他的祖上本是农民,“巴萨尔”就是普通平民的姓氏。 1789年得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时代给了第三等级成员包括平民发迹的机会,他的父亲因善于经营而成为暴发户,于是就将平民姓氏“巴萨尔”改成中古骑士姓氏才“巴尔扎克”,又在姓氏前加上一个标志贵门第的“德”。

于是巴尔扎克就有一个“高贵的贵族出身”,这份虚荣,他一生都很看重。 在作品中亲近贵族,与此不无关系。

  1814年,15岁的巴尔扎克随父母迁居巴黎。

17岁入法科学校就读,课余曾先后在律师事务所和公证人事务所当差,同时旁听巴黎大学的文学讲座,获文学学士衔。

20岁开始从事文学创作,以笔巴尔扎克名发表过许多不成功的剧本和小说。

为维持生计,1825-1828年期间先后从事出版业和印刷业,皆告失败,负债累累。

经过探索和磨炼,巴尔扎克走上现实主义文学创作道路。

  1829年出版的长篇小说《最后一个舒昂党人》,初步奠定了在文学界的地位。

1831年发表的长篇小说《驴皮记》为他赢得声誉,成为法国最负盛名的作家之一。 他早有把自己的作品联系成一个有机整体的设想。 1841年他在但丁《神曲》的启示下,正式把自己作品的总名定为《人间喜剧》并在《“人间喜剧”前言》中宣称要做社会历史的“书记”;认为社会环境陶冶人,因此应着力于“人物和他们的思想的物质表现”;要求作家具有“透视力”和“想象力”;注重对地理环境和人物形体的确切描写。 从1829-1849年,巴尔扎克为《人间喜剧》写出了96部作品,包括长篇、中篇、短篇小说和随笔等,分为《风俗研究》、《哲学研究》和《分析研究》三个部分。 长篇小说《欧也妮·葛朗台》(1833)、《高老头》(1834)、《幻灭》(1837-1843)、《农民》(1845)、《贝姨》(1846)等。

  巴尔扎克死的时候正五十岁,是由于夜里工作,熬夜不得不喝过量的咖啡,而患血热症死的。 他曾用一句话概括自己:“一生的劳动都在痛苦和贫困中度过。

经常不为人理解。 ”  附:巴尔扎克葬词  各位先生:  现在被葬入坟墓的这个人,举国哀悼他。

对我们来说,一切虚构都消失了。

从今以后,众目仰望的将不是统治者,而是思想家。

一位思想家不存在了,举国为之震惊,今天,人民哀悼一位天才之死,国家哀悼一位天才之死。   诸位先生,巴尔扎克这个名字将长留于我们这一时代,也将流传于后世的光辉业绩之中。

巴尔扎克先生属于19世纪拿破仑之后的强有力的作家之列,正如17世纪一群显赫的作家,涌现在黎塞留之后一样——就像文明发展中,出现了一种规律,促使武力统治者之后出现精神统治者一样。

  在最伟大的人物中间,巴尔扎克是名列前茅者;在最优秀的人物中间,巴尔扎克是佼佼者之一。 他才华卓著,至善至美,但他的成就不是眼下说得尽的。

他的所有作品仅仅形成了一部书,一部有生命的、光亮的、深刻的书,我们在这里看见我们的整个现代文明的走向,带着我们说不清楚的、同现实打成一片的惊惶与恐怖。

一部了不起的书,他题作“喜剧”,其实就是题作“历史”也没有什么,这里有一切的形式和一切的风格,超过塔西陀,上溯到苏埃通,越过博马舍,直达拉伯雷;一部既是观察又是想象的书,这里有大量的真实、亲切、家常、琐碎、粗鄙。 但是有时通过突然撕破表面、充分揭示形形色色的现实,让人马上看到最阴沉和最悲壮的理想。   愿意也罢,不愿意也罢,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这部庞大而又奇特的作品的作者,不自觉地加入了革命作家的强大行列。

巴尔扎克笔直地奔向目标,抓住了现代社会进行肉搏。

他从各方面揪过来一些东西,有虚像,有希望,有呼喊,有假面具。

他发掘内心,解剖激情。

他探索人、灵魂、心、脏腑、头脑和各个人的深渊,巴尔扎克由于他自由的天赋和强壮的本性,由于他具有我们时代的聪明才智,身经革命,更看出了什么是人类的末日,也更了解什么是天意,于是面带微笑,泰然自若,进行了令人生畏的研究,但仍然游刃有余。

他的这种研究不像莫里哀那样陷入忧郁,也不像卢梭那样愤世嫉俗。

  这就是他在我们中间的工作。 这就是他给我们留下来的作品,崇高而又扎实的作品,金刚岩层堆积起来的雄伟的纪念碑!从今以后,他的声名在作品的顶尖熠熠发光。 伟人们为自己建造了底座,未来负起安放雕像的责任。   他的去世惊呆了巴黎。 他回到法兰西有几个月了。 他觉得自己不久于人世,希望再看一眼他的祖国,就像一个人出门远行之前,再来拥抱一下自己的母亲一样。

  他的一生是短促的,然而也是饱满的,作品比岁月还多。   唉!这位惊人的、不知疲倦的作家,这位哲学家,这位思想家,这位诗人,这位天才,在同我们一起旅居在这世上的期间,经历了充满风暴和斗争的生活,这是一切伟大人物的共同命运。

今天,他安息了。 他走出了冲突与仇恨。

在他进入坟墓的这一天,他同时也步入了荣誉的宫殿。 从今以后,他将和祖国的星星一起,熠熠闪耀于我们上空的云层之上。   站在这里的诸位先生,你们心里不羡慕他吗?  各位先生,面对着这样一种损失,不管我们怎样悲痛,就忍受一下这样的重大打击吧。 打击再伤心,再严重,也先接受下来再说吧。 在我们这样一个时代里,一个伟人的逝世,不时地使那些疑虑重重受怀疑论折磨的人对宗教产生动摇。

这也许是一桩好事,这也许是必要的。 上天在让人民面对崇高的奥秘,并对死亡加以思考的时候,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死亡是伟大的平等,也是伟大的自由。   上天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因为这是最高的教训。

当一个崇高的英灵庄严地走进另一世界的时候,当一个人张开他的有目共睹的天才的翅膀,久久飞翔在群众的上空,忽而展开另外的看不见的翅膀,消失在未知之乡的时候,我们的心动中只能充满严肃和诚挚。   不,那不是未知之乡!我在另一个沉痛的场合已经说过,现在我也永不厌烦地还要再说——这不是黑夜,而是光明!这不是结更来,而是开始!这不是虚无,而是永恒!我说的难道不是真话吗,听我说话的诸位先生?这样的坟墓,就是不朽的明证!面对某些鼎鼎大名的与世长辞的人物,人们更清晰地感到这个睿智的人的神圣使命,他经历人世是为了受苦和净化,大家称他为大丈夫,而且心想,生前凡是天才的人,死后就不可能不化作灵魂!  [法国]维克多·雨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