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7部 卷六百十九 董诰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1
  • 13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 张正甫正甫,贞元二年进士,官邓州刺史,历同州,转周至。 元和八年迁湖南影踪察使,十三年除应允理卿。 ◇ 衡州般若寺不周围音有顷碑铭(并序)天宝三载,不周围音有顷终於衡岳,民众六

全唐文  第07部 卷六百十九  董诰著

◎ 张正甫正甫,贞元二年进士,官邓州刺史,历同州,转周至。 元和八年迁湖南影踪察使,十三年除应允理卿。 ◇ 衡州般若寺不周围音有顷碑铭(并序)天宝三载,不周围音有顷终於衡岳,民众六十八,僧腊四十八。 元和十八年,故应允学生道一之门人曰惟宽、怀晖,感尘劫遽迁,塔树已拱,惧绝故老之口,将贻後学之忧,丕若贻谋,接头扬祖德,乃列景行,托於废文,强名无迹,以慰乎罔极之恩。 曰自腾兰演教於此土也,殆将千岁,达摩传心至六叶也,分为二宗,不阶初入,顿入佛惠,曹溪教旨,於是乎传。 宏而信之,不周围音其人也。 有顷讳怀让,京兆杜氏,其先因家安康,即为郡人。 髫年俊发,聪悟绝众,群言所涉,一览无遗。 居常而未或好弄,在丑而计算亵近。 尝嘿不周围止水,证明顾影,形仪禺若,宛在镜中。 三反厥像,如初沛然。 而心乎独得,还步未辍。

闻於空中曰:「佛法津梁,俟子而应允,既精准嘱,尔盍勉之。

」乃深割爱缘,亟从剃落。

以荆土律藏之微密也,应允士智京在焉,摄衣从之,既进而仪法峻整,冠於等辈;以嵩岳禅之泉海也,长安长老在焉,勤恳咨之,既授记而身心宏伟盖世,再造尘垢,厌离饮鸠止渴,接头会宗元,周法界以冥搜,指曹溪而遐举。

能有顷方宏法施,学者如归,涉其藩阃者十一二焉,跻其室堂者又十一焉,师以後学弱龄,分为末席,虚中而若无所受,善闭而唯恐有闻。 能公异焉,置之座右。

会一音,吹万有,衍方寸,弥应允千,同焉而交畅,异焉而跋文。

同授秘印,目为宗师。

乃陟武当,穷栖十霜,来衡岳,终焉是托。 惟般若圣概,有不周围音道场,宴居斯宇,因韶光号。 或微言析理,辩士顺风而杜其口;或杖屦将撰,山灵借留而规於梦。 远自梁益,近从荆吴,云趋景附,风动川至,灵山圣会,今古假独揽。 至矣哉!正室闻也。

一公畅意性同德,宏教锺陵,郁为名家,再扬木铎,而施及宽晖,继传心灯,共镇证明。 乃追琢琬炎,揭於故山,扬其耿光,以示来劫。 其受窍学生亦序列於左,式明我教之有开焉。

铭曰:不昼夜而速,残剩南宗。

穷行其教,岳岳让公。

秀发之英,激於童齿。 出尘之像,光於止水。

乃趋律会,仪范孔修。

乃探密藏,兵戈同求。 曹溪实归,般若不周围妙。

体是宗极,湛乎职掌。 一从委顺,六纪於兹。 教迹未衰,灵峰岿而。

一公丕承,峻其廊庑。 宽晖继起,重规叠矩。 乃扫尘塔,乃植丰碑。

率是教者,兹焉有归。 ◇ 代凌晨中丞谢交兵赠官斗争臣某言:伏奉某月日恩制,追赠亡父先臣某司空。

积感昭灵,肃膺嘉命。

捧戴纶旨,布衣靡及。 追荣衮章,没世无睹。 先臣某策名昌运,不待圣明,录功上台,载彰忠烈。 陛下以臣兄应理行有闻,擢居连率,光贲重渥,庆流三泉。

此皆陛下代天永锡,论道成於故事,俾臣明显移孝归於效忠。

悲喜隔岸观火心,拜舞以泣。 刻画入微感咽崩摧之至。 ◎ 刘全白全白,贞元六年官膳部员外郎,出为池州刺史;十一年徙吴兴,迁秘监,致仕。 ◇ 唐故翰林学士李君碣记君名白,广汉人。

性俶傥,好纵横术,善赋诗,散场逸迈,招展翅膀属词,恐古之善诗者亦不逮。 尤工古歌。 少任侠,不事跟着,名闻于是。 天宝初,元宗辟翰林待诏,由于和蕃书,并上《宣唐鹏图》一篇。 上重之,欲以纶诰之任委之。

为同列者所谤,诏令归山。

遂浪迹全来往,以诗酒自适。

又志尚道术,谓多数可致。 不求小官,以当世之务规模。

投降轲,竟无所成名。 有一子名伯禽,偶游至此,遂以昼夜终,因葬於此。 文集亦无定卷,家家有之。 代宗登极,广拔淹滞,时君亦拜拾遗。

闻命之後,君亦逝矣。

呜呼!与其才,不与其命,悲夫!全白幼则以诗为君所知,及此投吊,荒坟将毁,频仍音容,悲听之任之止。 邑有贤宰顾公游秦,志好为诗。

亦常慕效李君气调,因嗟盛才冥寞,遂斗争墓式坟,乃题贞石,冀传於来往也。

贞元六年四月七灿艳。 ◎ 崔汉衡汉衡,博陵人。 始为费令,滑州节度明示狐彰斗争掌书记。

应允历六年以检校礼部员外郎充和蕃副使,迁右司郎中,改万年令。

开顽慎重中三年为殿中少监兼御史应允夫,再充和蕃使,改鸿胪卿,转秘书监,俄拜兵部尚书东都淄青魏博赈给宣慰使。 干净为幽州宣慰使。

贞元四年加检校吏部尚书晋慈隰影踪察使,寻加都稚子连珠使。

卒赠左仆射。 ◇ 莲华峰铭莲华巍嵬,竹箭喧う,浩浩今古,憧憧来往。

◎ 戎昱昱,德宗时人,元和朝官朗州刺史。 ◇ 澧州新城颂(并序)《诗》曰:「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美池鱼之殃将帅折冲於未然也。 自周开顽慎重五长,秦制百郡,地非城字斟句酌如牛毛,故分诸侯之符,美专城之称,尚矣!沣州荆之近庸,来往之南屏,水陆吴楚,永诀夷獠,溪蛮好乱,相寇仍梗。 澹津之墟尚在,天门之垒可辨。

虑危杜渐,非贤孰能。

古城之东垣,不盈百仞,地偏而僻署斜向,日正而阴阳气互。

遂使灾屡降,水旱更作。 乾元中盗不盈百,即州将颀长守,间岁微泸军溃,即郡人涂炭。 向使崇堵可固,廪藏是蓄,何蕞尔之寇,得残生人乎!前年春,灾难辍伊吕之佐而牧守澧,公行不加惧,布无恩之惠,人和乐而不使。 公尝曰:「一日必葺其墙宇,而况於城池乎?」遂度木於山,浮木於水,选巧匠於退卒,就啬夫於庸保。

人急於利,役无劳焉。 因形微细色而板恶作剧云集,洪量规而雉堞霞映,咨嗟疲顿,修廊虹亘,讼堂铃阁,从俭制焉。

不三四旬,功乃就矣。 倚连冈以升纳福,面长江以演漾;登不周围则来往在目,雄镇则黔可抗。

澧人歌之曰:「字迹地上楼,洞开不知修。 上有清使君,下有清江流。 」虽臧质石城之谣,不是过也。 线人风化,得无颂乎!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