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视邪尊李异星冷晴雪小说全文阅读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4
  • 5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傲视邪尊李异星冷晴雪小说全文阅读火爆新书《傲视邪尊》由血珀最新写的一本玄幻魔法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异星冷晴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虽

傲视邪尊李异星冷晴雪小说全文阅读火爆新书《傲视邪尊》由血珀最新写的一本玄幻魔法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异星冷晴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虽说是师傅一辈的人物,可毕竟是一个弱女子,如实被石莲这毒镖沾染必死无疑,甚至连阻止剧毒扩散的能力都没有。

师傅交给自己的使命无论如何还是要完成的。

李异星脚下发力,身形前冲的速度竟是不比那飞镖慢上多少,就...推荐指数:《傲视邪尊》狗皮膏药免费试读虽说是师傅一辈的人物,可毕竟是一个弱女子,如实被石莲这毒镖沾染必死无疑,甚至连阻止剧毒扩散的能力都没有。 师傅交给自己的使命无论如何还是要完成的。

李异星脚下发力,身形前冲的速度竟是不比那飞镖慢上多少,就在这三枚毒镖到达冷晴雪身前的时候他的长剑也终是赶到。

只听几声脆响毒镖落地,冷晴雪直到现在都不曾回过神来,反观石莲已经的身影已经到了小路尽头,紧接一跃没入丛林当中彻底消失。

“看来我们还是要尽快赶路,若是被这家伙搬来了援兵可就麻烦了。 ”说着也不迟疑,搀起冷晴雪就朝着马车方向走去。 走到近前,李异星破口大骂,气的身体发抖。

原是那石莲逃离之时还不忘朝着角马身上丢了一镖,角马虽体型庞大,皮糙肉厚,可毕竟是肉做的,在这锋利毒镖下毫无抵抗能力。

毒镖打入血肉当中,只是这般短暂的时间便已经站立不稳,整个庞大身躯不断抽出,口鼻间传来痛苦的哼叫声。

“阴险小人,下次若是遇到定然取你狗命!”李异星愤然,狠声吼道。 他惋惜的看了角马一眼,轻叹一声,将其身上缰绳缓缓解开任其自生自灭,又把冷晴雪送入轿内,其后竟是把身子搭在了自己臂膀之上!身形前倾,双腿发力,他要用自己的脚力来取代角马!人力马车缓缓发动,体内真气加持之下,一时间前行速度竟是与那角马拉着的轿子差不上多少。

如果他记得不错南行十里左右会有一个小镇,在赶到小镇之前便只能自己来取代角马。

一炷香的时间两人就走出了将近两里的路程,此时李异星的脚步已经缓上了一些,额头之上也冒出了一层细密汗水,显然这轿子也是有一些重量的。 ……松韵堂山下客栈当中。

负伤石莲赶回,陇融看到他这狼狈模样不由愣住,“你这是被何人所伤?”“哎。 ”石莲叹息一声当真是面上无光,在陇融面前也不过多解释,两人直接去祸梦房间求见。

房间之中,在石莲口中得知这李异星实力也是相当了得,祸梦不由诧异,这中原武林何时强大到了如此境地,随便遇上一人就能打伤自己的手下。

“有点意思。

”祸梦温然一笑,心下做起了盘算。 “小姐,那我们就这般放过他了?”猜不透自家小姐的心思,石莲只能试探问道,心下当然咽不下这口气。

“哼,真以为我的手下这么好欺负嘛!”一瞬间,祸梦整张脸都冷了下来,即便那一层薄纱也难掩她那浓厚杀意,“陇融,去备好轿子。

”闻言石莲大喜,快速在伤口上涂抹了一些药物,而祸梦则被一众手下引入轿中。 先前石莲在李异星两人的轿子上留下了追魂香,自己等人追上他们只是时间问题。 ……此时李异星两人距离记忆中的小镇已经不足四里,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赶到。

他身上衣衫早已被汗水浸湿,脚底也粘上些许泥土,形象全无,谁能想到佘诗峰的宝贝徒弟竟是在这里当上了马夫。 中途为了保存体力,两人找了一隐秘树林休息一番,再次启程的时候已经到了落日时分。 黑夜即将来临,阴风呼啸,路旁林木摇曳作曲,更是为前行前行道路增添了一丝骇人气息。 李异星如同机械一般不停的迈动着双腿,路程不断缩减,在路过一个土包的时候他朦胧之间已经看到了微弱光亮,不由心下一喜,想来距离那小镇已经没多远了。

片刻兴奋之后他猛然停下了脚步,目光凝实着身旁一侧树林,半月初升,树梢在冷风带动下不停律动,而此时李异星竟是听到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当真是狗皮膏药!”他神色微沉,不过还是理智的把冷晴雪请出了轿子,“想来是祸梦那妖女,还请夫人先行离去,我上前阻拦片刻,稍后汇合。

”冷晴雪果然不同其他女子,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之下神色依旧淡然,不知是早已看透生死还会断定不会出事。 闻言她也不拖拉,朝着李异星所指方向急步离去。

目光注视着冷晴雪背影越来越远他那一颗紧提的心脏才缓缓放松下来。 数十个呼吸之后脚步声愈发明显,终于,一顶由四个头戴面具男子抬着的轿子新出现在了李异星视线当中,这轿子两旁还一左一右跟着两个护法,分别是陇融和石莲两人。

这一下彻底将他心中的最后一丝侥幸也彻底磨灭,看来今天是躲不过这一劫了。 目光冷冷的注视着那顶轿子离自己愈来愈近,脚下却是丝毫未动,如同一堵厚重的城墙一般矗立在道路正中央。

祸梦所乘坐的轿子在距离他还有十米左右距离的时候同乐下来,这落幽洞行事果然谨慎,连同轿夫一行七人,只有两个护法以真面目示人。 石莲幸灾乐祸的看了李异星一眼,旋即弓下身去把祸梦请了下来。

对于石莲的目光他不屑于理会,此刻终于见到正主,李异星目光径直落在对方面颊之上没有丝毫避讳。

“你们当真是欺人太甚啊!”上下牙床碰撞,吱吱作响,李异星强压心中怒火,他还不清楚祸梦此次到底是为何而来。 闻言祸梦花枝乱颤的笑了起来,那笑声好似银铃一般沁人心脾,“李公子莫非糊涂了不成?打伤我的手下还说我们欺人太甚?”下一刻笑声猛然顿住,取而代之的是无尽冷意:“是不是要给我这主子一个交代?”果然,李异星心下一沉,这祸梦还真如传闻,睚眦必报,嫉恶如仇,那心狠程度相比她师尊祸玉研都差不到哪去。

“不知姑娘想要让在下如何交代?”李异星也再装傻,只是心中惋惜,这薄纱之下定然是一张精致面颊,却是生的如此毒辣之心。

“自断一臂方可离去。

”没有半分迟疑,祸梦口中平淡吐出这一句话来,那模样好似再平常不过。

“仅是如此?”李异星脱口而出,心中不由发觉好笑。 他这一句话让祸梦为之一愣,心中品着这句话的意思,面上却是点了点头。 “当真愚笨,原来还未发现我的身份。 ”李异星那句话只是试探一下对方到底有没有认出自己,现在看来这妖女也不过如此。 既然已经解惑也就没有再废话下去的必要,“既然如此那就让他自己来取吧!”说着话的时候他看了石莲一眼,同时指了指自己的手臂。

石莲等的就是这一刻,顿时迫不及待的欲要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