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知道等的人,永远都是输家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9
  • 13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作者:刘墉 01 《纽约时报》上登了一则有意思的新闻: 一九四一年,十九岁的韩国青年金昌生,在的安排下,和小他两岁的孙顺艺结婚,但是婚后妻子还住在娘家,金昌生只去看过两

只知道等的人,永远都是输家

  作者:刘墉  01  《纽约时报》上登了一则有意思的新闻:  一九四一年,十九岁的韩国青年金昌生,在的安排下,和小他两岁的孙顺艺结婚,但是婚后妻子还住在娘家,金昌生只去看过两次。   直到一九四三年,才把孙顺艺接回家,却又在两个月后不告而别,只身去了库页岛。

  从此,孙顺艺开始等待,她相信丈夫信中的话,说他去矿坑工作两年就回家。

  但是一年年过去,过了十一年,金昌生在最后一封信里劝妻子改嫁,他自己则娶了俄罗斯女人薇拉。

  一九九八年,金昌生回到韩国,发现孙顺艺苦等了五十八年,居然还没改嫁。   两年后,金昌生与结婚三十九年的薇拉离婚,终于回到孙顺艺的身边。   02  几个朋友聚会,有人翻开报纸,念这一段。   多哪,一等等了五十八年。 读报的人说。   去他的。 一位女士啐了一声:  你们没看出来吗他当年为什么把年轻太太接回家他就居心不良,要把她关在家里等他;褂,他为什么回头找他韩国老婆因为俄罗斯经济情况差了,韩国老婆一个人工作五十八年,有钱,所以他又把俄罗斯太太甩掉,回到韩国。

  又啐了一声,这种男人啊,无情无义,是王八蛋。   可是,读报的人摊摊手,我是说那韩国女人伟大,一等就是五十八年,几个人办得到  话还没说完,另外一位女士发难了:她不是伟大,是笨,跟我一样笨。

  大家都转头看她,就听她恨恨地说:  我就是傻等,当年在台北,丈夫到美国,要我在台北等他,酱油拌饭,省下钱汇到美国去给他。 几年之后,回来了,天天上班到夜里十一二点,我也等他,做好了饭,让儿子先吃,我不吃,等他进门才动筷子,等出了胃溃疡。   又过一年,他要我带孩子先到美国,等他结束这边的事业,去美国团聚。 结果一等再等也不见他过来,原来他在美国早交了女朋友,带回台北同居了。

  好。 我知道之后不再等,立刻签字离婚?墒俏矣值攘硪桓,等儿子长大,这当中什么人追我,我都不理,等到今天,儿子早飞了。

  她做个飞的手势,叹口气,我,还有人要吗  03  哎呀,这不稀奇啦,你怎不想想我呢。

在座的一位老小姐开口了:  我得等,更糟糕。 学生时代,我矜持,等着男生来追我。

后来真有人来追了,我又叫他等,故意迟到半小时,才两次,男生就跑了。

我学乖了,进入社会,再也不敢叫男朋友等,早早就到约会的地方等他,可是他事业心重,居然要我等,一等可以等上两三个钟头,我等火了,吹了。   老同学个个结婚,抱了孩子,见面都问我为什么不嫁,还说要给我介绍这样那样的好对象,可是她们说的话,都算放屁,我一直等,等了几年也没人介绍半个给我,等我碰面怨她们,她们居然还吃惊地说:什么你还没嫁就这样。 我待不下去了,出去闯,等到今天。

  抬头笑,喂,你们是不是要给我介绍啊我还能等,等哪个死了老婆、离了婚。   这话惹来一屋子骂,却听一位有名的富婆说话了:  你啊,反正等不到我了。

我以前要离婚,朋友劝我,说我老公正发,等他多赚两年,可以多分一点。

偏偏他没赚,股票赔了一大半,反而我赚得愈来愈多。   我又等,因为那时候离婚太吃亏,可是他一直没翻本,我想离了算了,又有朋友劝,说他老爸是大地主,八十多了,死了能分好大一笔。

  于是又等,果然等到了,却发现附近要建游乐场,多等些时,地价会更高。 这一等,等到了九二一大地震,断层正从那块地穿过去,再没人敢买。

  说完,富婆摊摊手笑了。   等等等等等,等二十年,我老公不花心了,我也老了,老伴老伴,还离什么就这样过一辈子算了。 等,多有意思的字啊。

  04  一只忠犬,天天站在路口等主人。   主人车祸死了,它还天天去等,于是有人感动,跑去喂它,还上了报……  一个女人,丈夫出海,她在家等,等一天、两天等不到,她站在门口等,再等不到,她爬上海边的悬崖,望着海等。

  问题是,丈夫如果出了船难,再也回不来,她能总等吗  人们为了把这感人的继续下去,只好将她说成神话。 指着那海边山头兀立的石头说:她等啊等,终于等成望夫崖上的一块岩石。   每个等都有等不下去的时候,也可能那等待渐渐被遗忘,于是不再是等,只是维持现状。   好比做股票的人,最高点买的,接着一路下滑,起先还每天盯着盘看,等着挣得多的时候脱手。   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一年过去都没起色,他不再等、不再盯,当有一天再涨起来,反而有得到意外之财的喜悦。   因为在他心里,已经把股票遗忘。

他没了希望,所以不再等待;也因为不再等待,使他能不受伤害。   想起一位股市名人的话:  我会等,但不会无限期地等。

我会设个停损点,跌过了这个点,再多人说会翻得多,我也不等。

我也设有停利点,赚得再多、股市再热,只要让我等到那个数字,我就卖。

  只有知道说NO的人,才有资格说YES;只有知道不等的人,才有等的资格。

  只知道等的人永远是输家,因为不会等,等的终点是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