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精神家园》说书人演讲稿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8
  • 17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看王小波的书是近两年的事情,很早就听说过文学青年以做王小波门下走狗为荣。 这里面有个典故,相传郑板桥当年非常仰慕徐渭,也就是徐文长,青藤画派鼻祖。 因为不是出生在同一个时代无缘相见

看王小波的书是近两年的事情,很早就听说过文学青年以做王小波门下走狗为荣。 这里面有个典故,相传郑板桥当年非常仰慕徐渭,也就是徐文长,青藤画派鼻祖。

因为不是出生在同一个时代无缘相见,为表遗憾和敬仰,郑板桥刻了一枚印青藤门下走狗带在身上。 巧的是今年夏天,去了绍兴,拜会了徐渭的青藤书屋,400多年历史了,仍然被保存得非常完好。

后来王小波的粉丝们,串联出这样一个门派,并且大家一起模仿王小波的写作笔法,共同出文集,就叫《王小波门下走狗》。

在很多人心目中他的地位无可动摇,对偶像崇拜这件事情向来比较谨慎,所以没有着急去读他的书。 直到有一天,看到他那篇《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被深深折服。

全篇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把体制对个体的束缚,表达的淋漓尽致。

书评说,能将智慧、独立和有趣集于一身,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王小波做到了。

看完只想拍自己的大腿,感叹:为什么这么好的文章我就写不出来。 当时正在学习富兰克林写作法:就是把一篇文章里的核心关键词,挑出来放在一边,1-2周后等忘的差不多了,再尝试着用这些词,来复原文章。 虽然知道作者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也知道这个故事的大概,但是真正把这些核心词复原成文章,就会发现写出来有多难,高下立现。 从这个特殊的角度,让我再次领略到,王小波的厉害之处。

于是,我就对他如何成为作家王小波这件事情产生了兴趣。

看了他的杂文集之后,跟大家分享一二。 按说想了解一个作者的才华和讲故事的能力,应该直接去看他的作品,也就是小说。

看杂文,更多的是了解作者本人,他的观点乃至于他的思考。 小波的原话是,杂文就是讲道理,写得好让人看了畅快淋漓。 而小说是另外一门手艺,欣赏小说首先得能欣赏虚构之美,写小说的人要有无中生有的才能。

在王小波如何成为一个作家这条路上,他不止一次的提到过,被他称为没见过面的导师。 也就是他喜欢的作家,还有对他影响至深的文学作品。

其中被他反复提起的就是杜拉斯的《情人》,他觉得看了这本书,就相当于了解了,现代小说艺术。

这本书的翻译者,王道乾先生。

还有《青铜骑士》的翻译者穆旦先生,也是作者极其推崇的。 看了他们的文字,你就会明白。

文字不是用来看的,而是用来读的。 随便翻开一本王道乾先生或者穆旦先生,翻译的书。 大声读出来,文字的美妙意境,就在潜移默化中流淌出来。

这里有一首穆旦先生的诗《冥想》节选,大家可以感受一下。 王小波对于他们的喜爱溢于言表。 在他的杂文中,不止一次的大力推荐。

但他对于自己看不上或者不喜欢的人或事,却绝不手下留情。

我们都说同行是冤家,但是在明面上,敢于直接提名道姓批评,还是非常少的。

如果对方是知名作家,这种风险就更大了。 王小波不止一次的,在文章中说到的这位同行,就是张爱玲。 他是这么说的:在那个时代,连张春桥都化名写小说的年代,张爱玲确实是,万绿丛中一点红。 看得出她非常有写作的才华,所以傅雷先生,曾经写文章提醒她:小说的技巧值得注意!但是天知道,后来张爱玲写的那叫什么东西。

当时看到这里,不厚道地笑了好久。

首先佩服王小波的胆子非常大,居然敢批评张爱玲,他不知道张粉有多少么?但是打心底里,我也确实觉得王小波说出了很多读者的感受。 张爱玲的第一部小说《沉香屑第一炉香》写的确实不错,甚至有惊艳的感觉。 但是后面写的很多东西,往往找不到这种感觉。

用王小波的原话说,她把病态当才能,在不幸中品来品去,典型的幽闭型小说。

用今天的话来讲,感觉就是一个理科思维的直男,无法理解养在深闺中小姐们的想法,格局和视野都无法相提并论。

另一方面,当时90年代中后期,正是大批海外电影,引进中国的时候。 很多人希望身为作家的他写一些,电影文学的评论。 在这一点上,他的态度非常明确,乃至于到了今天,我觉得也非常的适用。

他认为电影文学不等于文学艺术。 很多电影也就只能说是,电影文学的存在,和真正的文学沾不上边,更不要说文学艺术。 当时美国电影《廊桥遗梦》刚刚上映,非常的热门,很多人都推荐他去看。

《我的精神家园》说书人演讲稿